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YGO/暗表相关)尼罗河往事9

被各种考试和学习压迫的我,因为良心不安又回来更新了。

文风依旧平淡。

这次更新还是古代线,估计这个线的更新还得再接几章才能接上现代线。

啊王和aibo都实在是太可爱了。

那么祝食用愉快。

第八章请戳

Night

我不要于这荒芜的土地安眠,这并非我的故土。

我不要伴着这寂静的山谷入睡,于此看不到新生的太阳。

我也不要随着旧事一齐被遗忘,这里没有我心中所想。

*

立于高台上的王子俯瞰着大地上的芸芸众生,他的神情肃穆宛如神明。在远处尼罗河的粼粼水光正与初生的明黄日光交相呼应着,它提醒着埃及的人们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而王宫内却已是早早乱做一团。前去打理王子起居的婢女如往常一般伸手朝被褥内探去却惊觉它已经不再温热,里面空空如也。

王子不见了踪影,床上只有垂下来的幔帐在随风飘飘。

王子最近似是爱上了与她们捉迷藏。这些天他都会比规定时间早起许久,随后便消失不见人影。这令她们很是苦恼但又不敢有怨言。侍女们不敢高呼疾走惊动王,只能默默的寻找,祈祷着在某个角落能遇到她们的小主人。

刚向法老汇报完工作的女神官正准备返程,却意外撞见一群面部凝重行色匆匆的侍女,她很是好奇这是什么状况,忍不住打趣道,“这么着急是在找什么吗?”

闻言,侍女们神色更是惶恐,她们面面相觑浑身颤抖着只差跪下来请求原谅。“Isis大人,王,王子他……”为首的侍女上前一步支支吾吾的回答却是半天也没凑出一句完整的话。

“哦王子怎么了吗?”女神官盯着六神无主的婢女们加上先前的那番回答略加思索便全然猜测到了事件的经过。

近些日子王子总是定时的行踪不明,她也略有耳闻。现在多半也是这种突发状况吧。

“今天是重要的一天,我相信王子他不会太过分。要不你们去那边看看。”Isis微笑着为她们指了一条道路。

结束了漫无目的的寻找,侍女们连连鞠躬道谢,顺着此前没有找过的那条走廊一路往前。

事件中心的王子果真的如她们所愿出现于此。他此刻就静静的坐在水池边上发呆,手里捧着刚摘的莲花,两条腿浸泡在与尼罗河同源的水里,时不时就动作着踢起一片水花。侍女们暗抒了一口气把他请了回去。

王子看着对着自己围成一圈的婢女沉默不语,任凭她们摆弄自己周身。为了彰显王家的气魄,侍女们替他穿戴了颇多的金饰。而在节日庆典装扮自然就要比往日更加华丽繁复。

年轻的王子对此持有的看法是——麻烦。

他当真的打内心觉得这种事,很麻烦。

*

埃及人对于节日的装扮从来都不会吝啬,今天他们便身着家里最好的衣物齐齐聚集于王城脚下。虽然日头渐渐毒辣,民众的热情却丝毫不减,没有人愿意挪动脚步离开。

法老是神的儿子,所以他也是埃及人的神。是的,只有这样的盛典下他们才有机会瞻仰王的真容。

所有人都在静静驻足等待着王出面宣布盛大庆典的开始。

在“吱呀”的一声闷响后,紧闭的王宫大门终是全部敞开来,士兵们率先走出来把普通平民驱到了两旁,然后定定的像雕塑般立着不动,共同护卫着中间刚刚开辟的道路。

紧接着传来的是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民众们便都自觉地躬下了腰。

神官团的成员全都神情庄重缓缓从内策马而出。庆典程序不容有丁点纰漏,他们必须严阵以待。

在前开路的高个神官神色倨傲的斜着眼大概扫了一下周围情况,确认无误后,朝下属略微点头示意,表示一切可行。

与此同时埃及的神明已然登上了王宫的最高点——看台。

得到下一步指令的士官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扬手指挥着场面。

埃及的法老朝下方的人群挥了挥手致意,顿时鼓声号声便一齐大作。民众们一齐欢呼着热烈的回应着他们的王,一同高声念着祝词为他们国家祈福。

至此人们期待已久的庆典总算开幕。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由是法老抱恙多日很多事物并不能亲自主持,今年的游行活动便改为了围着王宫进行的热闹宴会。

*

不论是王宫内还是外,传来都无一例外的是经久不息歌舞声。盛装出席宴会的皇子却在其间忙的焦头烂额,应付着一批又一批前来庆贺的人。

说实话此刻就算有再优美再惊艳的舞姿他都无暇也没有心情去欣赏。而且这些差不多的固定姿势他早就见怪不怪。待事务处理的差不多了告一段落,他便杵着头偷起闲来,眯起的眼睛样子似是有些迷离。

近侍的护卫发现了王子在走神,轻微咳嗽提醒他,“王子,王子,请您注意仪容。”

“Mahad事情都差不多处理完了吧。”他稍微抬了下眼,脑子里却还在想考虑别的事情。

侍卫恭敬的回答他,“是的王子。”随后又像是从中获取到了什么信息,低声劝阻。“王子今天不可以……”话还未说完,询问的人却早已经从座位上起身趁着众人不备溜了。

而宴席间没人好像注意到这个小插曲。他们的注意力依旧被面前的歌舞与美食所吸引。

*

街道被堵得水泄不通,周围人都在驻足欣赏歌舞或是自动加入舞蹈的人群中。他只能艰难的贴着人群往前走。好不容易才到达目的地。

在一个人流量不那么密集的角落里,他拿出了一路小心翼翼护在怀里的东西查看。Yugi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抱有的侥幸心理被完全打破了。这个东西好像已经不能称之为面包了,它被挤得完全没有了形状。就这样一坨东西让他怎么送出手啊。他把面包重新包好放在怀里,踮起脚左顾右盼,却没有等到想见到的那个人。

旁边的人群来来往往换了好几批,那个人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在其中出现。他有点失望的缩成一团抱着腿蹲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其实跑到这里是在碰运气,他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肯定对方会出现。说到底这只是他单方面做的约定。但是他只是希望,希望他能在节日里也可以见到那个人。面包是特地早起烤好的,衣服也是特地细心缝补过的。他想和那个人共度佳节。那个人的笑容会给他贯注莫名的力量,那是让他不再怯弱的力量。

真的会来吗。他在心底悄悄的询问着。

许久,他又下定决心主动的站起来,目光却是坚毅了许多。

“你是在找我吗Yugi?”对方的声音透露着不太确定。

在正对上那双眼睛的主人的时候,Yugi的脸和耳朵都有些微微发烫,他嘴角动了动,“Yami……”

为什么老是在这种窘况下遇到那个人呢。

*

神官Set一丝不苟的主持着会场的各项秩序,目光还要时不时的往各处扫,查看有没有异常情况。好巧不巧的他刚好瞥见了宴会中心的王子不太符合此场面的动作,王子准备偷溜。

当然他没有选择立马制止扰乱宴会,而是打算多多观察后在做下一步结论。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他先是把余下的结尾工作全交托于亲信的下属完成,而后自己则偷偷的跟着这个任性的王子身后。

他倒要看看年轻的王储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是要做什么。

他于王宫门口等了片刻,果然看见王子悄悄的溜出了宫门。

Set眉头锁的紧紧很是不满王子的这番打扮——他们埃及的王子除下了王族的金饰,穿着最为卑贱的平民才穿的粗制滥造的衣物,连周身围绕王者气场都像是小心的收敛起来,他此刻看上去和平民的少年似乎无二。

他明明在刻意保持着距离,目光却又牢牢的的锁定着王子的位置以免跟丢,然后他发现了一件令他惊异的事情。

有两个王子?

他还在继续盯着王子的行踪并特意靠的稍微近了些。

他发现这个少年的样貌与王子极其相似但细细看又有些不同。他的目光比起王子来说太过于软弱。属于埃及王子的目光应当是像鹰那般锐利。

这个少年是谁?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别的人知道。

神官内心涌出了诸多思绪。目前他决定先行回去,继续处理宴会事宜。

“那个平民是怎么回事?他的样貌为何与王子一致?”稍晚的时候Set厉声质问着他的同僚也就是王的近侍,他敢确定他一定是知道实情的人。

侍卫沉默的摇摇头,拒绝了正面回答,“抱歉Set。这是王子喜欢的。”

神官对此回答极为不满,他紧皱眉头冷冷的说道,“你不能太放纵王子。Mahad你知不知道这个人迟早会成为祸端……”

他一点也不希望把有人会把埃及置于危险中。既然这个人有可能成为别人攻击王子的把柄,那他就要负责把这个负面影响清除掉。

“Set……”侍卫知道免不了起争执又不知说什么好。

正为难时,有人却来接了他的话且语气强硬的不容忤逆颇具王者风范。

“Set没有问题的。我会照顾好他的。”

用的是平静的语调,但其间却充斥着一种让他们熟悉的压迫感。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不再继续争论,他们心照不宣的俯身垂下了头。

“王子……”

出言止住这场争论的人正是处于争论焦点的埃及王子。此刻他又换回了宴会着装,周身金饰无不彰显他的显赫身份,就好像先前那副农家少年的装扮只是Set的错觉。

他也不知道这位殿下怎么会突然驾临于此。但是这样看来他的想法似乎是不被王子容许肯定。但他一向直言不讳,敢于谏言。

“最好如您所愿。”神官低着头回应他的话,声音却是不卑不亢,那么的铿锵有力,“但请您记住一点……您迟早会成为法老,会成为整个埃及的主人。”

要成为王者就必须懂得取舍。

他相信王子不会让整个埃及失望。

+

TBC

第十章请戳

评论(2)
热度(16)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