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刘禅中心】乐不思蜀

乐不思蜀

阿斗为中心,0 0有隐藏的cp注意!!!!!

超级短小。灵感来自于356和357看的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这就是我心中的阿斗。357里那个眼神一凛的阿斗让我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备备哥。

或许有bug发现再改吧。

半小时短打_(:з」∠)_别嫌弃。

【一】

由是常年征战,蜀中已是内忧外患,早就是一盘散沙。很多故人都早已化作了天上的星辰。当年凭着一人之力苦心经营着季汉气运的丞相已经不在了。

世人都道,后主刘禅是个傻子。他们都在暗地里骂他为扶不起的阿斗。他其实是知道的,但是却从来都不选择去否认。他承认自己的确不如他的父亲,他没有治国的才能。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是比谁都清楚是现在季汉是真的无力再撑下去。与其和其他两国拼个鱼死网破倒不如选择折中的方法倒可保住一国百姓。

他不是不能理解姜维继承诸葛丞相北伐的心愿。但是天下真的能在他手下统一吗?不能的吧。既然不能那为什么要苦苦挣扎折磨百姓呢。

于是他选择了一条更为平稳却为人不齿的的路——投降。

【二】

所有人都在背地里唾弃他,他却在面上挂起了淡淡的笑容。

世人只道那是傻笑。

那日姜维和钟会在蜀旧地叛乱,司马昭派他随军队一并去除乱。

阿斗还是那样宠辱不惊,笑的淡淡,他说,“好久不见了伯约,你还是收手吧。”

姜维闻言面色一沉不知是何表情,他艰涩的开口,“陛下我还可以的!我还可以继续北伐,匡扶汉室还于旧都不正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心愿吗?”

阿斗他的面容依旧温厚如初他并未责难对方,只摇摇头叹气道,“伯约,季汉已经不在了。你这又是何苦呢?”

大军入境,姜维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他却无能为力。但是他深知自己不能倒下,他要是也在这倒下主公便再也没了可依靠之人,谁来帮他复兴大汉呢?他还要活着扶持主公,是的他要完成丞相的心愿,汉没有亡,汉不会亡的,只要主公还在汉就没有亡。

但是逆天而行实属不易。之前的努力均是无用功,他终究是扭转不了兵败如山倒的局面。最终他望着一地的尸体愣住了良久良久,然后哈哈大笑,“我还没有完成丞相的遗志,我还没有……”他喃喃自语着,目中带泪,“我真的不行吗丞相,光靠我真的不行吗……”

没有人可以回答这颇为复杂的问题。阿斗当然也不能回答他。

眼见大势已去,姜维遂拔剑自刎。

阿斗再叹气惋惜,姜维这一死汉算是彻底的不复存在。

【三】

宴会上奏起了悠悠蜀调,闻之在坐的蜀汉旧臣无不动容,低低的抽泣声此起彼伏。刘禅面上却依旧让人看不透,他依旧挂着那笑容,就好像这些眼前发生的这些事都和他无关一样。不痛不痒。

司马昭问他,“你会思念蜀地吗?”

阿斗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其实是僵住了的,他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那些故人的脸……那些令人怀念的过往。

还记得幼时当他听到别人在暗地里笑他是傻子时,他那般的不甘他哭着去找那个人。

他哭着质问那个人,“子龙将军他们都说您当初不该救我,我如此愚钝。什么都做不好,甚至一点也不像我的父亲。我以后当真能做好一国之主吗?”他是如此伤心乃至音色都在颤抖。

那个白衣将军面上露出了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他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出言安慰道,“少主就是少主,云知少主是一个温柔的人,您做好自己就行了,您和主公那颗宽厚的仁之心是如出一辙的。”

阿斗同样记得,马超将军于阳平关过世后,赵云的笑容好像有点改变,带了一丝苦涩显得有些失魂落魄。或许这只是他一人的错觉吧。阿斗没有和任何人提起他的发现。

那时候夷陵大火几乎烧垮了季汉,他的父亲也在此后于白帝城一病不起。在那里赵云只一人静守在了他父亲的房门外。看见他走过来了,赵云又露出了让人安心的笑容,一如从前那般温柔,他又出言安慰道,“少主,主公会没事的,季汉也会没事的……”后面的话说实话阿斗有些记不清了,他却清楚的记得一件事。那便是他发现了赵云老了,就算对方站得笔直,但倦容和白发确是掩盖不住的。这时阿斗的内心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不安很快便得到印证。而后没过多久父亲走了,赵将军也在随后走了。他跟着丞相一路向北进军为的是匡扶汉室正统,但是他也曾怀疑过北伐真的会成功吗?这真的不是孤注一掷吗?果不其然丞相也因为操累过度永远的倒在了五丈原。这一下子所有重担都压到了他的肩头,所有人都寄期望于他——匡扶汉室,还于旧都。

但谁又能想到,当初的季汉没了支撑他的人突然就变成了一个烂摊子呢。还是一个颇为棘手的烂摊子。

姜维还在继续北伐的时候,邓艾却率大军兵临城下。先人拼命换来的一切,难道真的要在他这里划上休止吗。百姓何辜,他实在不忍心国内生灵涂炭,便选择了开门受降。再后来他遭到了万般指责,但是蜀地平安,季汉人民的确得到了很好的安顿,这样不就行了吗。或许他真的不适合做一个君王吧。他没有称霸的野心,只要大家都能过好那便是最好的了。

【四】

席间的奏乐已然接近尾声。阿斗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周围人全都死死盯着他等他的答案,他们的表情似有不屑,似有讥讽。他自是明白司马昭是在套他话,要是乱来的话,往后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吧。如果只他一人受这样的待遇,那这又何妨呢?只是故国却是再也回不去了。

阿斗没有慌乱,他依然面上挂着笑,淡淡答道,“此间乐,不思蜀。”

周围哄笑开来,众人似乎甚是满意这个结果。

果如传言那般这刘阿斗是个货真价实的傻子。

评论(2)
热度(25)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