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YGO/暗表相关)灵魂伴侣 四

噗我活着回来更新了,久违的更新。

好久没写希望不要有大的BUG.

另外文风不知又变成什么奇怪的感觉了,有点短小不要嫌弃。

尽量记起下次更新。

以上。

Part four

                                                                                           

成长之路无法回避。伴随着阅历的丰富和年岁的增长,我们会愈发趋于自己所期望的完美。纵使我们无法获知正确的路而变得遍体鳞伤,但那也是成长的必要。自己做出的选择就算含着泪也要咬牙硬撑走下去。固步自封是对曾经自己的背叛。

 

 

头发张扬的少年正心无旁骛于积木的拼装,由于太过紧张他的额上沁出密密的汗珠,手上也有些打滑甚至有好几次握不住险些使手上零件的坠落于地。课桌上摊开的笔记本上记录着密密麻麻的文字还有他根据想象绘制的积木完成图的草图。毫无疑问这些都不是与课堂有关的东西,他压根没听老师在说什么。

 

授课的老师很快眼尖的便发现了他在课桌下的小动作,便停下授课观察了他好一会儿,但他都未有任何自觉。

 

“武藤同学,武藤同学……”

 

少年只顾着完成自己心中期许的东西哪里听得到别人的声音就连老师快要走到他跟前都不自知。好在和他较要好的少女及时察觉到他的异状,连忙把手中的纸揉成团扔了出去并打中了人他的头才让他注意到旁人的存在。

 

看到离他愈来愈近的老师,游戏迅速的把自己当时的罪证往抽屉里一塞并坐正了身子。

 

老师站在他桌前死死的盯着他,然后扫了一眼他桌上的笔记并随手翻阅了一下。这让他耳根有些发红,把头埋的死死的,他在心里祈祷着老师快点走开,那样他就能继续完成他的宝贝。

 

“武藤同学请你起来回答一下黑板上的问题。”老师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生硬像是忍耐了许久。

 

事情没有按照他心中所想那样进行。他在座位上懵了一下,才慢慢的站起身,他几乎不敢去看老师铁青的脸,小声的说道,“对不起……”同学们吵吵嚷嚷的都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他把头埋得更低了。

 

武藤游戏这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且有些瘦小的孩子让她十分头疼。他成绩不理想且是同学们欺负的对象。她私下和他交流过好几次但都因为对方性格内向的原因好像没有起成效。她看着他一副畏畏缩缩样子火气消了大半,也实在不忍责罚他,只打算口头说教几句。

 

“……武藤同学想过以后做什么吗?”

 

前面大段的冗长的话说实话他都没有听清,唯有最后这半句话是只字不露的落入了他耳中。他放开抓的皱巴巴的衣物抬起头,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犹豫着吐出心中停留已久的话,“我想和大家成为好朋友。我想拥有很多好朋友。”他不紧不慢的说着神情十分认真,竟叫人一瞬间不敢质疑。

 

“哈哈哈哈哈,你在说些什么啊。游戏是笨蛋。”鸦雀无声的教室里突然传出一声爆笑,一个调皮的男生嬉皮笑脸的数落着他,很快和他平常一起喜欢欺负游戏的同伴也都开始起哄。

班级里刹那间炸开了锅,几乎所有人的在讥笑他,笑他的答非所问。老师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提醒了他们才安静下来。

 

课堂仍在继续着,游戏心不在焉的把课本随便翻开一页,便趴在了桌子上,他的心思显然不在课文上。

 

下课铃声如期而至,和杏子道别后游戏就飞快的抓起早就整理完的书包朝家的方向狂奔。也顾不上那个爱作弄他的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狠狠拧了他一把带来的疼痛。回到家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手臂上淤青了一大块,但他并不在乎就像不在乎课堂上的哄笑一样。他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担忧他的亲人,便上了楼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他细致的研究着积木的结构并把它一一描绘在笔记本上。游戏看着手里初具雏形的积木欣慰的笑了,只要能实现愿望现在吃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突然眼前出现一阵恍惚,他伸手揉了揉眼睛却发现手里的物体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他紧张的四处寻找,却发现积木正好好的挂在他脖子上并且已经拼装完整。难道是在方才是做梦?于是他使劲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与他着装一致,样貌却更为成熟帅气的灵魂疑惑地望着他投来了关切的目光“伙伴没事吧?写作业写迷糊了?要不要和我交换休息一下?”

 

“另一个我我没事就是差点睡着了。”

“真的不要紧吗?”

“不用担心啦。”

不知怎的他就是觉得莫名的安心,侧着头对自己的半身露出笑容解开对方的疑问。

 

时钟的指针在哒哒的转动着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游戏努力的解决着数学作业,他的半身则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认真的身影。两个人在很长时间的都没有对话。好不容易写完一科作业的游戏用力甩了甩有些麻木的胳膊正打算接着做其他作业时,他的半身却打破了沉默,“伙伴想过以后做什么吗?”

 

他有些发愣没想到这是和梦里一样几乎一样的问题,“诶……”他用笔挠了挠头,认真思考着笑着答道,“我啊我无论以后做什么,我都想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虽然意识又开始模糊,但他最后还是看到了那个灵魂的眉头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半身所展现出的笑容足以让他铭记一辈子。

 

他说,“我也是。”

 

 

 

白驹过隙,他距离梦中的少年时期已经很遥远。那个弱小的自己不时在梦境出现是为了不让他忘记此刻的坚强。就算那时的自己遭人误解,受尽冷落都没有让他放弃自己的执着。这点到现在也依然一样。他确信自己已有了保护他人的力量,他可以依靠自己的双手去处理许多复杂的问题。这是年少的他根本不敢考虑的事。

 

清晨阳光大好,决斗王在一天中最美的时刻里及时醒来。他看着镜子中那人早已褪去青涩,目光坚毅,面容成熟。这和他梦中造访脸庞相似却又不尽相同,那紫色眸子的温柔是与那人完全不同的风情。所以他从不用镜像中自我的形象去缅怀他的另一半灵魂。他不会是那个人的影子。那时少年王就对他说过他只是他自己,仅此而已。

 

比起威风凛凛的法老装束,他其实更喜欢那个人身着校服的朴素模样。因为那样没有距离感就像他们一直在一起从未分开。早在他发现那个不同的存在时他就喜欢远远躲着观察那个人,相处时间久了即使是再细微的表情他都能捕捉到,那人一颦一笑早已刻入骨中。他根本不用刻意去思索就能轻易在脑海中构建出那个形象。

 

“另一个我。”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整理自己的仪容。游戏把稍微夸张的银饰品拆了下来,随后又默默重新戴了回去。

 

他想,这样搭配应该不会很奇怪的吧。

 

 

下楼时餐桌上早已整齐的摆放好了早餐。热牛奶,面包,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搭配。一如他现在的生活一样平静,尽管并没有像从前那样波澜壮阔但他也不觉有何遗憾。

 

游戏喝了一大口牛奶接着又吞了一口手里的面包。电视里播放着无关痛痒的娱乐新闻还有看似离生活很遥远的政治大事。正当他百聊无赖的准备吞下最后一口早餐时,电视里突然冒出的爆炸性新闻差点让他噎死。

 

“决斗王武藤游戏先生于昨天夜晚在市立博物馆突然晕倒……”

 

“唔。”他迅速摸起遥控让电视待机,又连忙喝了一口牛奶让自己咽下面包能顺利呼吸。

他暗自祈祷能蒙混过关,但是爷爷的声音还是兀地在身侧响起了。

 

老人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紧紧的盯着自己神情不太自然的孙子,“游戏刚刚新闻里好像提到你了。”

 

他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嘴上挂着的笑看起来略微勉强,“爷爷你一定是听错了。现在的节目最喜欢夸大事实啦。”

 

双六用怀疑的目光审视着他的孙子。游戏这孩子一向不太会撒谎,他通常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端倪。“真的吗?”

 

“真的。我没有骗你啊。”他现在不太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只能露出牙齿傻傻的笑。

 

“嘛。”双六不打算再追究这件事,又抬起了手上的报纸顺手翻了一页,不经意的问了一句,“游戏,现在很辛苦吧。”

 

真是可喜可贺。幸好爷爷尽早的结束了上一个话题,不然再继续追问下去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年轻的决斗王结束用餐站起了身把椅子放回原位,戴上了手套准备去刷碗。

“啊我还好,不算太忙。”

 

爷爷啜了口茶手里报纸又继续往前翻了一页,“碗筷就放在那把。对了,杏子他们来电话了今天晚上他们都会过来。你先过去把订的蛋糕取回来好了。”

 

“恩。那我先出门了。”

 

双六并没有应他而是盯着报纸上的加粗标题发怔,他的心里涌出有种莫名的滋味。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孙子快要离开他去很远的地方一般,这令他十分难受。但他终究还是不忍把自己的担忧问出口,那个孩子从前就是这样倔强,从不让他们过于担心他。他总是善于把一切的藏在心底,然后把最好笑容露出来。

 

“游戏啊。”老人的慈爱目光追随着玄关出那充满活力的身影。

 

法老王你能听到吧,请保佑我的孙子身体能这样一直健康下去。

 

他的祈祷一定能传达到,他相信埃及的神明一定会祝福那个孩子。

评论
热度(12)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