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意识流)里约热内卢爱情 二

大概是边缘人致郁向的故事。

——

Part two

 

人的一生会在不同地点辗转。与人初识,相知,直到分离在生命长河里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暂时落脚的城市有道不明的陌生,侯客室的人群来了又去,各自面色麻木,等待着旅程的开启。他护着自己的包里面装有少量现金,笔记本电脑,书。把装着换洗衣物的旅行箱放在座位下,然后把脸埋在腿间。

 

他看见大片的田地,葱绿的农作物结出了丰硕的果实。他顺着田埂走过去找下一只透红的番茄,轻咬一口,酸涩的感觉立刻充满整个口腔。这样的午后似乎并不遥远,这是属于他的秘密,无人知晓。

 

喂喂,快醒醒,快醒醒。这样持续的呼唤近在咫尺。

 

他扭开矿泉水喝了一大口,沉默。

 

面前站着的是十五岁的少年,充满朝气。金色的头发被太阳刺得发亮,红蓝拼接的马甲。黄色T恤,黑色短牛仔裤,白球鞋,是这样明快的色彩。祖母绿的眼睛有些阴郁但却掩不住欣喜,这并不矛盾。

 

他觉得他清瘦的脸似曾相识,同样是西方血统的男性,脾性却那样迥异。人与人相似只会是皮囊相同,性格和经历却从来不会重复。事实上他们并不熟知,不了解彼此的生活结构。

 

他递给他薄荷糖,自己也吃下一粒。他说J,我的名字。你是否有抑郁症。

 

他说,不,是精神分裂后抑郁。

 

他走上前紧紧抱住他。力道不容挣脱,他说,你的眼睛里没有光亮,已经呈现出老态。他轻轻拍他的背像是哄一个哭闹不停的孩子,别怕别怕我在这里,去治病吧。

 

他并没有怕,也没有哭,只是一脸平静任由人抱着,伸出手去抚摸那些细小柔软的发丝,常年离群索居,只是不得已才向人求助。即使他心里曾存在一条河流也已经哭到干涸。他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医生告诉他单纯的心理疏导已不起作用。直到他发现药物也不能遏制住他心里的猛兽的时候,他便主动停药。这些经历他极少向身边人透露,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只说得了抑郁症,就不再多言。之前他从不坦白自己。

 

放开紧拥的身体拿着行李和包走出去。午后的阳光如此炽毒,他们被晒得有些发昏,额头上沁出密密的汗珠。他们不交谈不倾诉,独自上了中巴车,如同陌路人。

 

少年拿出随身携带的书阅读,随着车的颠簸有些站立不稳。他则是盯着窗外迅速转换的风景。

 

他拿书挡住脸望着他微微笑,可惜他没有看到。

 

眼前浮现的只是水光,那属于幻觉。

——

TBC

评论
热度(1)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