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意识流)里约热内卢爱情 一

偶然间喜欢上的风格,很想尝试。

不要打我- -。

全程意识流,各种幻觉和现实混杂。

大概是边缘人致郁向的故事。

以上。

Part one

 

住在一家廉价旅馆里。卫生还算干净,有独立的卫生间,有老旧的电视,是刚刚粉刷过的墙壁,看起来舒适,两张窄小的床铺铺着白色的床单,被套整齐的叠放在一起。打开电视不断调换频道,异国的文字画面涌现,不熟悉的感觉使人不悦。起身去接水烧开来喝,把陶瓷制的杯子反复涮洗,丢进茶包,开始饮用。入睡前淋浴,用水洁净自己的身体,慢慢擦干后裹上浴巾,进入熟睡。极差的隔音设施可以清晰听到外面的喧闹,以及隔壁电视机里的声音传出的声音,于是把头买进被子里渴望二次睡眠。

 

梦中。是去扫墓的路上,山间隐秘着大片田野农作物茁壮生长,也有荒废的长满杂草。路边不知名的野花使人心醉。水沟里流淌着清澈的水。这里有一个水库,这一片的饮用水便是从这些水沟里流经。偶尔遇到朴实的农民牵着水牛去劳作。也许是因为下了小雨,土路变得有些湿滑,每走一步都会陷入。挑水的人们不辞辛苦,肩上扁担扛着的塑料瓶里接满了甘甜的山泉。曾祖父母的坟墓需要历经好几个山包才可到达,旁边的坟墓上已经堆满了后背的供品,上面吸引了许多蚂蚁。完成祭拜以后方可分食带来的果品。看着山下的葱绿开始恍惚。

 

再次醒过来时已是下午两点,旅馆主人过来催交住宿费。收拾好行李后去到服务台,付了五十美元的房费。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都可以瞥见基督肖像,被上帝照看着的城市充满它应有的活力,黑人,白人,黄人,混血,混杂生活在一起。这是与他无关的,他不属于任何一类人,也不属于这个城市。他就像一只在大海深处的游动的鱼警惕着四周,没有安全感,生恐危机来临,亦或是迷失在空旷里。

 

坐上班车,是空调车,显得闷闷的。执意选择靠近窗子的座位。列车启动,人们用语言交谈欢笑或是沉默。他把脸贴在玻璃窗上,并不是为观察风景,只是为寻找一处依靠。他不与旁坐人交谈只是沉默。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把头靠在腿上蜷缩起来。车上播放着异国的靡靡之音催人入梦。

 

又是那一片水光,不能呼吸。

 

醒来时车已到站,乘客寥寥无几。他带上行李下车。天有些热,坐在候客室里,脱掉外套,用手机发出这样一条信息。

 

我已到达。J。

——

TBC

评论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