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YGO/暗表相关)灵魂伴侣 二

啊终于写完了= =这辈子没写过那么长的,简直要死了。王样的性格很难把握纠结死我了= =操蛋。我会努力的即使没人看。嗯哼。

——

Part two

 

看不清自己的人,同样看不清未来的路。

这是他面对那艰难的选择做出的回答。

 

直至身影完全融入那耀眼的光芒之前,他都在努力克制住自己的不舍。

正因为拥有一份比任何人都刚硬的勇气,他才能在别离之际,决定笑着说再见,才能在面对背后挽留声传来的时候,也只是露出片刻迟疑,然后竖起大拇指坚定地迈开步伐。

为了再次的相遇,为了他所爱的人们,更为了他许下的承诺,他不能退缩,更不能回头。

 

已是死灵的他不知道何为疲倦,只是遵循着自己的意志不断往前。黑暗幽闭的空间慢慢开始亮堂起来,忽然间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门。他实在是太熟悉这道结构了,这是他的心门。他曾无数次穿越这道门去他半身的心间,两个人一起面对面的互诉衷肠。

但他现已不存在迷惘与留恋,那么这本该消失的物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虽然感到疑惑,但他并不打算放弃继续探寻这片寂静之地。

 

一个充满慈爱却又万般威严的声音就这死寂中兀地出现。

 

“停下吧,你已不能继续向前了。”

 

闻言亚图姆微微一怔攥紧了自己的手,随后又释然的慢慢放开,“阿蒙神。”他神情肃穆,“我必须迈向属于我的未来。”他必须跨过眼前这道障碍迈向遥远的未来。能取回名字来到这是大伙一起努力成果,他决不会让步。

 

“我的孩子,你本来早该回到我的身边。但历经三千多年的沉睡让你原本的力量已经流失殆尽,你本来不可能再次苏醒。”

 

但是他现在却确确实实站在这里。于是他再次怔住,陷入了沉思。

那就是说为了弥补他当时的空缺,这两个本毫不相干灵魂交叠在了一起。

一刹那间年轻的法老便知晓了真相,他的目光逐渐锐利起来,“是伙伴给了我力量。”

 

“我的孩子,在你回归冥界的时候,在你斩断联系的时候,那个叫武藤游戏孩子的灵魂硬生生少了一半,我相信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古老神明低沉的语调显得有些意味深长,“那个现世的灵魂与你产生的羁绊坚不可摧,一直存在于你的心间。只要你想,你便可以回到他身边。但你必须付出代价。在现世与你产生联系的仅仅只剩那个灵魂了。”

 

法老的亡灵合上了冷厉的目光再一次陷入深深的思索。

 

纵使是再强大的灵魂也不能一下就承受漫长岁月积累下来的重压。

 

若是从前他们尚还能一起分担痛苦,现在少了他的支撑,那个人将会受到怎样无情的吞噬。

 

他到底有什么理由能自负地认为是自己守护着半身那尚未变得勇敢的心。原来在他没注意到的在更早的从前他的半身就在温柔的呵护他了,甚至一次次帮他拼凑完整那快要破碎的心。

曾经固守的信念在顷刻间被瓦解,剩下只有那个人温暖的笑颜。那个瘦弱的孩子曾不止一次冲到最前面保护着他,纵使是遍体鳞伤也未曾退后半步。

这些自然而然流露的情感让他浑身如遭砭骨之痛。

在过去他虽然很想知道自己是谁,但也曾怀疑过这样做的正确性。无意义的牺牲换来的过去真的重要吗?

更何况这是拿曾与自己紧密相连灵魂去交换。

伙伴若是要你付出这么沉重的代价,那么这些记忆再珍贵也会变得苍白无力。

 

“伙伴的……”他停顿了好久才涩然开口,“他的路本应很长。”

神明的无言相对间接承认了这件事。

年轻的法老眼中有闪过一丝隐忍的悔恨,他茫然的盯着一片偌大的死寂之地,“我必须回去见证伙伴的最后。”

“孩子你当然有这个能力。只是这并不是件简单的事。”

“……”

 

不就是代价吗,他早就不在乎了比起伙伴的付出这又算得了什么。

 

“那么你便去吧。”

 

推开门的刹那他几乎快按耐不住自己的欣喜。周围凝重的空气陡然间翻滚起来,他被卷入了无尽的深渊,顿时天旋地转。所有情绪强烈的不稳,思考不能,感知不能,而身体也只能体会到往下不断坠落而遭受到的剧烈冲击。

 

 

 

两个月以前决斗王再一次造访了埃及。他不辞辛劳的大老远跑来不单单是为了去探访他的故友。这次他需要在书中使用古埃及十八朝法老珍贵壁画的照片来使他的自传内容更加完善。为此他必须获得埃及方面的同意。

 

“游戏先生您的请求我们答应了。”那时肤色偏深的女子温柔的注视着他,面带神秘的笑意,“只是……”

“诶?”莫非计划要泡汤了?他有些担忧的看着她,诚恳的态度简直可以卑躬屈膝来形容,“拜托了。”

“您的新书发布会的同时我们博物馆也将再次在童实野市展出法老的随葬品。请您把签售会的地点设在市立美术馆吧。”

在埃及博物馆的女官员清丽面庞露出笑容的时候,他差点激动地热泪盈眶。

“谢谢你伊西丝小姐。”

“您不必多礼。”望着眼前开心的像个小孩的决斗王,女子微微欠身献上最真挚的感谢,“这只是给您小小的一点回报罢了。”

 

谢谢您解除了我们一族悲哀的命运,谢谢您一直陪伴着王。

 

“恩。”他报以同样的真诚的笑。

 

 

 

“你听说了吗?决斗王武藤游戏先生要发售自己的传记呢?”

“诶真的吗,我好喜欢他啊,游戏先生认真决斗的样子时真是太棒了。那么是什么时候在哪举办呢?”

“你连这都不知道还敢说是游戏先生的粉丝吗。在美术馆啦笨蛋,我约你出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我真是太喜欢你了优子。”

 

许久在耳边传来的熙熙攘攘的交谈声才让他知道自己回到了现实。待他注意到时身上古时的衣物早已不见而是变成了符合这个时代标准的服饰。古老的神明像是刻意要把他从人群中分离一样,给他加上了墨镜、口罩还有帽子,让他的面容隐去。可是似乎还不仅仅是这样,他低头望了望自己的手上皮制手套暗暗苦笑,看来阿蒙神不允许他直接触碰属于这个时空的物体。

应该还有准备什么吧。

他摸了摸自己口袋果不其然纸质的货币被他掏了出来。刚才擦肩而过的少女们的交谈内容早被他一字不漏的记入了心间。他沉默的把钱捏在手心,走到路边拦了一张出租车。

 

“客人想去哪儿?”

“市立美术馆。”

 

年轻的王者坐在后座静静的审视着这座稍显不同的现代都市。

扩建过的街道,立起的新建筑,无一不在提醒着时光的变迁。只是川流不息的车辆,明晃晃的街灯呈现出的却都是灰暗的色调。

他在其间显得那么孤立无援。

他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访客。

 

回过神来发现司机一直盯着后视镜看似乎是有些诧异他的打扮。但他并不在意这些细节,因为他马上就要见到他久违的半身了,除此还有值得他在意吗?

 

 

 

当踱步到会场中央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有点紧张,手心正在微微的出汗。但在读懂身旁同伴无声的鼓励后他彻底的平静下来,微笑着点头示意活动可以开始。每个人都兴高采烈捧着书找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合影留念。

他在每本书的在扉页都认真写上武藤游戏这四个字,并在其后附上自己的寄语。看着这些热情洋溢的笑容突然就让他感动的有点想流泪。他想起以前普通的自己也曾向往过那可以凝结人心的力量。

而现在大家都因为他的故事而集结于这一处,这次他终于可以说出在心间停留已久的话。

另一个我,我想我还是没有办法忘记你啊。

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故事,这是我现在的愿望。

 

签售会有条不絮的进行着,找他签完名的人可以自由参观美术馆的展览。

“什么三千多年法老王的灵魂啊这太扯了吧。决斗王武藤游戏原来还要靠这种炒作。真是无聊透了。”一个扰乱的人恶狠狠地把书砸到他跟前。

那不大声音让热闹的会场顷刻间就安静了,大家都面面相觑纷纷聚拢过来。

城之内此时有些坐不住了。在听到椅子吱呀的一声响动游戏便赶忙起身,用两只手紧紧的制住了有些发怒的友人,轻轻地摆摆头。明白了朋友良苦的用意后城之内又重新坐回位置上,虽然懊恼但最终没再做什么。

决斗王满意的点点头,颊上露出了对友人的歉意又拍拍他的肩。然后径直走过去俯下身捡起那崭新的书并伸手拍了拍上面的尘土,笑得温和:“您都没看我的内容吧,那您是没有资格评说我和另一件我的这件事。我能取得这样的荣耀并不是靠偶然,这是我和他一起努力过的证明,您可以质疑我,但请您不要污蔑好吗?”抚平那被摔的褶皱的书角后游戏把它重新递给丢弃它的主人。

“开什么玩笑。阅读就这样的破故事简直是是浪费时间。”男子露出一丝鄙夷拍开了他的手,随后抽了抽自己的眼镜。“像这样老套的怪小孩成长的故事我随随便便可以写出几百份。”

 

“请您离开吧。”这个人分明就是在故意找茬,这些刺耳的话触犯了他的底线让好脾气的他也无法再容忍。

本来就不是为了商业目的才答应写自传。他并不需要再增加名气。他只是怕有一天记得另一个他的人都去那个世界的时候。人只记住的只有决斗王武藤游戏。没人会知道无名的法老王曾经也在这里生活过,没有人会知道那个人也曾给他带来莫大的信心。

 

“你这个家伙太过分了。快滚下去。”

“快滚下去啊。混蛋。”决斗王的威望让他们信服,人群终于沸腾起来,几乎所有人都在出声指责那个捣乱的家伙。

那个人出尽洋相后被噎得一句话都讲不出,眼里虽然充满着愤恨与不甘,但此刻也只能灰溜溜的逃走了。会场的混乱和骚动在安保人员的积极维持下得以恢复秩序。

 

“那种人揍一顿就好了。”中场休息的时候城之内终于忍不住发言。

决斗王却摇了摇头表示不用再深究,“城之内君这种哗众取宠的人到哪都有,你不必太在意。”

“哈哈哈哈哈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啦,那么多年我也变得成熟了不是吗?”看见游戏受伤却还在安慰自己,城之内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恩城之内君变了很多呢。”为了掩饰落寞,他目光看向别处答的有些敷衍。但这些细小的举动他那粗心的友人完全没注意到,而是拉着他有一搭没一搭和他扯起皮,“啊杏子本田他们太慢了啦。你看我待会怎么教训他们。”

“我们一起等他们好了。在这之前我们好好参观一下会场吧。”他收回了目光微微歪着头笑了。

“游戏……”朋友突然扬起澄澈笑让他有些不知所以,但好像又忽然明白了其中的意味。

他想,他的友人好像有什么地方一直没改变过。

评论
热度(13)
  1. Yvonne.T那年凉州好大雪。 转载了此文字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