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蜀道难。

蜀道难 by那年凉州好大雪

蜀道难,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题记

一世到头,争,争,争,谁又曾真正得到属于自己的半分。

老来凄凉,想找人说说话,却恍然惊觉只剩小辈,便无话可说。

昔日之友,都已悉数离去,那年音容成了祠里冰冷的塑像。

老了,老了,虽是久经沙场看惯了生死,可知晓情同手足的兄弟们一个个先他而去,他心里有怎是滋味呢。

多少,多少,多少前事涌上心头。

明明不是霜天,却为何寒风刺骨。

许是大限将至,昏睡的时日渐渐多起来。

多希望,多希望,一张开眼,发现这数十载不过是南柯一梦,自己仍是常山上那懵懂无知的山野孩提。



没有乱世,没有纷争,国泰民安。

然后,然后,重新遇见你们。

只是这次,没有利益功名之争,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仇恨。

你我间只是兄弟,对酒高歌,一同赏月,再无其他。

只是这次,我们不做英雄,只做常人,也享享天伦之乐,随后无遗憾的安然辞世。

不过,不过,不过是你小小梦罢了。

国已破,人已亡。

历史在按照它应有的轨迹慢慢推进——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只是坐在那大殿上一统江河的帝王,会是那你拼死从万千敌军救出来的少主吗?

故有疑问,自己却无法看到答案。

你们老一辈的故事快结束了,接下来便是那些年轻人的时代了吧。

想到这你笑了。

数数这寥寥光阴,你一直是都以笑释愁,把所有苦楚的埋藏在心底。只是若有人不慎戳到你心间的柔软,你还是会忍不住动容,虽面上还是笑却是苦笑,纵使心里早已一片血肉模糊。

你没有理由哭,因为才下常山那刻你便你知眼泪徒增只会烦累。身为别人眼中的大英雄大将军的赵子龙,又怎能把软弱之处示人呢?

匡扶汉室,明知遥遥无期近乎于梦,明明是常年战事不断已国力疲惫,却人人都未曾放弃,就好像还于旧都指日可待。

你明明已垂垂老矣,却还心系蜀国,心系天下,四处奔走征战。

你看到自己儿子都两鬓花白,你突然就心下一酸。原来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自己又怎么可能还是别人口里的少年将军呢?只是你不认命,不服老罢了。

你之前一直以为自己会战死沙场,却不知道自己最后一刻是在这病榻上走的。

你终是笑着离开了。

又一颗星辰陨落。赵府举府恸哭。

一千多年后,我又踏上这蜀道,走上那曾经走过的路。看着那历史的遗迹,看着那早已破败的坟墓。我翻看那史书看着后人对你们貌似公正的评价,然后怒不可歇的把书撕碎,“一派胡言。”

那古老的栈道年久失修,摇摇欲坠,只是当年的事,只有当年的人才真正有资格评说吧。

评论
热度(9)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