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YGO/暗表相关)尼罗河往事10

啊啊啊我终于更新啦,又看了好多纪录片和资料脑壳好痛。

这次回到了现代线,快来和aibo一起旅游。

我真的是在写游记(不)。

啊aibo真可爱呢。本章又解锁了一个新人物。

文风依然寡淡。虽然更得慢但是不会坑的求督促啊。

那么祝使用愉快。

第九章请戳


Ten

我们曾经的繁荣都市历经变迁,最终被风被磨成了断壁残垣消逝在历史中。
我们曾经的辉煌过往遗失千年,最终被挖掘陈列在后人玻璃柜中任人观赏。
有朝一日我一定会重返故土,因为一旦喝过了尼罗河的水,便再也不能忘怀。
有朝一日我一定会重回故乡,因为一旦吻过了埃及的土地,便再也无法离开。

*

日光如期而至,昭示着人们将开启新一天的生命旅途。游戏早早的起床,在甲板上眺望对岸算是拥抱了尼罗河。

今日早餐是简单的埃及当地菜肴,味道不算太符合胃口但是也足矣填饱肚子。游戏在整装完毕后便要前往目的地。

轮船缓缓朝着岸边驶行,原本相距甚远的城市建筑群愈来愈接近,它所展现的风貌也愈来愈清晰。邮轮近日内都会停靠于卢克索码头不再继续航行。在此期间旅客们可通过自由行来尽情领略古都的风情。

尽管曾在网路上千百次搜寻关于这座城市的讯息,但亲眼所见带来的震撼感触远不是图片上所能呈现的平面感官体验能比拟的。

眼前的都城满布沧桑,游戏的双眼突然就有些胀痛发酸,握着相机的手也有些脱力,他只能更用力的抓住相机才能抑制住心中泛起的微妙感觉。

这就是曾在史诗中记载过的无与伦比的宏伟都城。可即便是这样精妙而又伟大的奇迹却没能逃过被遗弃洗劫湮灭的厄运。现如今百门之都的繁荣只剩传说。
椰枣树以及大团的非洲茉莉陪伴在古建筑群的左右,为这座繁华不再的寂寥城市增添了一线生机。

古埃及的不朽浪漫似乎其间刻画的壁画中继续延续,只有漫步在庄严的石像与石制墙下才能感觉到此刻人是多么的渺小。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都无法彻底摧毁古埃及人曾经生活于此的印记。

由数跟莲花顶柱子搭建起来的门呈开放式无论哪个角度都能尽情沐浴阳光。

或许在那遥远的过去古埃及人曾赋予了壁画五彩斑斓的颜色。但在此历经千年的风吹日晒,它们全被岁月消磨殆尽。现在这里只留下石头本来的色彩。但无色的刻画也足以引人遐想连篇。

阳光不是特别友好,皮肤要是晒伤会火辣辣的疼,其他游客早已耐不住炎热躲在阴凉处休整喝水补充体力。游戏也不得不撑开伞来保护自己。要拍照的时候就只能歪着头靠肩膀夹住伞。但不停按动快门的快乐俨然已经超过了辛苦的成分,他把自认为保存完好的精彩部分摄制成相。只是单纯的想把这份也分享给友人,仅此而已。

石刻为游戏描绘的场景是一个车水马龙的市集——沉甸甸的货物几乎占据了过道,商人的叫卖声经久不停,人们就穿梭于其间兑换自己的需求物。

随着不停走动带来的体力消耗让游戏也开始感觉自己晕乎乎的有些扛不住,他就近找了处石阶坐下。包里的水虽已经变温,还是能解渴。

游戏一边喝水一边观察着四周,这处石阶被风化的已经不算平整,上面满满布着坑坑洼洼的风霜印迹。这块地方的地理位置明显处在制高点,可以俯瞰到下方的任意风景。

那么会不会在某个时候就有个人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下面川流不息的人群呢?

他闭上眼试着想象了一番那般热闹的场景。

人群,货物。

不对还缺少点什么。还缺少最重要的部分,那会是什么呢?

是主人公吗?

恍惚间游戏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两个少年交叠的身影,他们交谈甚欢,但是面容却看不真切。

等等为什么会是两个少年?

游戏被自己脑海中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额头顿时冷汗涔涔整个人都清醒过来。

为什么会突然有这样奇奇怪怪的想法冒出来。

应该是太热了吧。

游戏不愿再多想很自觉的把这归咎为中暑,于是他又纳闷的多喝了几大口水,整个水瓶很快见底。

酷热的天气让相机使罢工抗议,游戏等了好一阵才让它重新开机运作。他为古都拍摄了一张自上而下的全景鸟瞰图。

陨落数千年的奇迹虽然无法言语,但它那些还没有倾塌的遗址却还在静静的等待着游客的到来向他们诉说着过去的往事,助他们能在其间窥见古埃及人的传奇故事。

*

下午的行程又是去往一处神庙。这座保存完好不似一堆废墟的建筑群是游戏此行所见最为富丽堂皇的神殿。神庙竖立于外围的笔直方尖碑上没有任何遮挡物。日光几乎是从上直直的射下打在整块石碑上。被烈焰炙烤过滚烫石壁,并不可以用手直接触碰。

站在其下拍照的游戏和周围的非洲茉莉一样被热浪熏的有点蔫,日光晃的他睁不开眼,只是随意的摁下了快门记录。

神庙入口处整齐排列着森严的兽型雕塑虽然已有磨损但依然能让人心生敬畏,过去的王就在这接受着太阳神的庇护。

无论是门栏还是柱厅都无不充斥着精美绝伦的雕刻,法老们的丰功伟绩在此彰显,铭文上的赞歌向人们展示了古埃及的富饶与强盛。

壮丽的庙宇内部结构宏大的惊人,仅是其中一个厅便能完美的接纳上百人到这里迎接埃及的日出。庙内镂空的吊顶有从外面打进来的阳光形成的奇特蓝色光晕。

这个埃及著名的景点游客众多。游戏找了一个较为人肉背景较少的清净角落开始咧着嘴笑自拍。

咔嚓,不远处传来快门声像是在呼应他,游戏开始并没有太在意依旧自顾自的拍照。然而在他拍摄的同时又有快门声响起。

一次是巧合,那两次呢?

他这才吓了一跳开始把相机装好警惕的盯着四周的环境,然后他发现有个黑影在蠢蠢欲动。

黑影说着发音蹩脚的英语向他递来一张纸,“先生,你的照片。”

“谢谢。”游戏愣了一下便接过来,不假思索的继续往前走,但那个身影还是如影随形。游戏顿住了脚步愣愣的直面他,“请问您还有什么事吗?”

白色长发的少年肤色黝黑耳上戴着锥形的金饰,脸上有着不知是纹身还是彩绘的两道印记,一条肩上扛着一次性成像的仪器,他用一只手拖着,然后伸出了另一只手,“五十埃磅。”

“啊?”游戏不解的睁大了双眼。

“不是免费的。”对方语气坚决的再次强调了一遍。


埃及各个景点内常有当地人埋伏着寻找落单的游客,以替他们合影为借口索取钱财。游戏此时明白自己就是被当地的小贩给盯上了,本来不用搭理便没事,但现下怕是不能轻易甩掉,他想了下掏钱决定避免眼下的麻烦。

“谢谢先生。这个给你作拍照留念吧。”对方从兜里摸索了一番又给他递过来一件物品。

“谢谢。”游戏没有多想接住一看才发现在他手里的物件的造型是生命之匙。

这个古朴而神秘的符号的象征着永久,这是神灵之符。

游戏还沉浸在幻想中少年的声音却出来又来适时的打断,“这个也是五十块。”

“诶诶诶?”游戏摆了摆头,立马把物件塞回了少年手中神情满是拒绝。

因为外面的日光在不断变换使得神庙内的光影一直在不断交替,忽地这间柱厅内的光线就明朗起来。少年此刻算是彻底看清游戏的样貌,他愣了片刻,然后又欢快的吹起一声口哨,像是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场景。“算了,我送你吧。不收钱了。”

“诶?”游戏还是不解,但生命十字确实又被送到他手里。

“先生您一个人转啊,缺导游吗?”少年一只手把跨在头上的墨镜扯了下来重新戴好,然后捋了捋被弄乱的额发整理造型。

“不,不,不缺……”游戏连忙摆摆头往后缩了缩,话语断断续续显得不是特别坚定,但这只是因为他不擅长拒绝。他内心可一点不想再被骗。

“我猜您还没看过帝王谷吧。我可以带你去帝王谷参观,导游费可以少收你一点。而且可以你去看特殊的景点,这些是平常看不到的。别人绝对不会带你去的。先生您想不想去啊?”少年妙语连珠一点没有放弃揽客的意思,他走近游戏身边作出盛情邀请的样子。

“诶……”游戏一时间呆愣了不知道要如何言语来拒绝这般的热情,他只是不停的摇头来表达自己最初的意愿。

少年看着他呆呆地样子有点想哈哈大笑但还是尽力忍住了。“那就导游费再少收你一点吧,餐宿和路费我全包了行吧。”他故意的把自己摆到了一个较低的位置,然后给对方提供了诸多便利让他安心。

游戏实在不忍再拒绝便由着这个少年拉着他在神庙里瞎晃。

一个人的旅途,突然有了另一个人作陪好像也不错呢。

是吧另一个我。

TBC

评论
热度(12)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