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YGO/暗表相关)尼罗河往事8

唔一个话废已经不知道怎么写前言。

我拒绝去学校。回学校后更新会更慢,查资料不太方便,心累。

下次再回这个线会增加新人物吧。感觉自己会越写越长真害怕。

无肝可爆,更新很慢,文风寡淡。

第七章请戳

+

Eight

不论何时愿意放弃现有的一切,去成就最好的自己,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即使现在不能判断出事物的本质,但我们仍可以等待,让时间来证明真理。我们逃避不了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为此我们必须沉淀自己积累勇气,让苦难磨砺我们的心,去换得那心底难得的名为温柔的坚强。

*

小屋设施十分简陋,只简单砌了几间房。建造材料都是就地取材,使用来自尼罗河边随处可见的最为基础的原材料。把它们进行加工混合便成了筑房的泥砖。Yugi先一步走上前去,打开了屋门把客人邀请进屋,他则不好意思的垂下头站到了一旁。贫乏百姓的日常生活与贵族迥异,在这片区域里人畜一同居住,没有花园,没有水池,更没有仆人,一切从简。

“挺不错的。”Yami神情里没有嫌恶,他淡定自若的四处张望着,“我好像闻到了面包的香味。”好像是温柔鼓励一般的话语。Yugi无言抬头呆望着那个人,心中像是被语言的魔力所感染尴尬开始瓦解。他返身去取陶罐打水,入餐前泥泞的手都该冲洗干净。接着Yugi又折去屋顶拿来刚刚烘烤完毕的面包用手掰开把较大的半边分给了对方,他随意席地而坐津津有味的吃着今天份的午餐。

窗户里漏进来的气流带起了灰尘,它们在阳光下浮动最终落到了手里的餐食上。但贵族的少年毫不介意,得来面包被他一分为二。侍卫摇了摇头没有伸手去接,而是沉默的解下身上的披风平平整整的往席上铺好。少年已然习惯了护卫的忠诚,没有阻挠他,大方就坐于上享用面包。嘴里的食物口感虽然有些硬却别有一番风味。

Yugi在席间偷偷打量起这个与自己几乎无二的面孔,那个人贯彻其身的自信风采令他羡慕不已。他的视线却无法回避对方脏兮兮的衣服,本来雪白的衣物因他变的这样不堪,像那么好的料子他根本没机会穿。他羞愧难当的垂着头,沮丧的神情没有持续多久便被注意到了。“没事的。”那个人的温柔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半分责怪之意,他甚至坐的靠他更近,他用手轻轻的拍了拍yugi的肩,那眼里透露出温柔的笑意似乎让紧锁的眉头都跟着柔和舒展开来,“要不你把你的衣服借给我?”yugi抬头看到对方的嘴角真的有小幅度的上扬,于是他重重的点点头起身去翻找自己最好的衣物。

农家打扮的两个少年宛如双生,不细看根本不易察觉他们外貌的区别,可是两个人周身气场完全不一致。他就像尼罗河边野生的芦苇一样是清新自然那么普通,没有贵族少年身上那种似是与生俱来的压迫感。但是yugi却发现不单单是这样,应该还有些不同之处,他想起第一次相见时的光景,那个人明明就沐浴在阳光下,但是他却能切身感受到他与周围的景物格格不入。那种令人不适窒息感是落寞吗?衣食无忧也还会烦恼吗?Yugi没有开口去问。

*

稍作休息后的Yugi不敢再闲着,他得逼着自己忙碌起来。即使赚足了能生活一段时间的物品,他也不能放松下来坐以待毙,懒惰会让全家人都因他的过失而饿肚子。一直到屋外yugi都没停住脚步,他朝着河岸边走去,Yami自然也随着他继续往前。侍卫则离他们俩有一段距离他警惕的张望着四周,一点点排除可能潜在的危险。到岸边的某处他们止住了脚步这里停放着一叶小舟,它是由芦苇和纸莎草制成的,因为过长时间的使用,底部有了磨损过度有些漏水。这是一家人赖以为生的生命之舟,yugi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修补好这艘小船,他全神贯注把精力都集中到了工作上。

像补船这样的技艺基本是代代相传的,Yami无法提供他实质上帮助。他在一旁脱下鞋,伴着微风漾起的活水不如王宫中的清澈的水池那般平静,很快就漫过他的脚腕,使他的脚都浸泡在了水里。但水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在没有风的时候它又会慢慢往河里退去,如此反复。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母亲河,少年移动了下脚的位置底下泥沙随着泛起,这一块的水立马就浑浊了不少。忽然他感觉有些酥痒,低下头去寻找缘由便看到了脚边的小黑影们。原来是有小鱼围着他的脚在游动。它们会亲吻他的脚面就像在给他做按摩一般,Yami好奇的伸手想要捉住它们,但小鱼却很快游走了,他捧着的双手里一无所获。

Yugi站在修好的船旁边为对方略显稚气的动作很是诧异,这是少年首次完全剥去冷漠的外表,这活泼的样子才应是一个少年应有的姿态。Yami很快便停下了他此刻觉得有些愚蠢的动作,凑过去端详起这艘小船,他的手指顺着船身上的纹理游走,“我从来没有坐过这个你会划吗。”

“会啊。”几乎是理所当然的回答。渔家少年怎能不会这项基本技能呢。

*

Yugi直起身撑着船缓缓驶离岸边,少年坐在船上一手托着腮,一只手拨弄着河水若有所思,但这样似乎有些无聊,他拿起了另一只船桨学着对方的动作划水。因为技巧不当船不再前进,继而开始往后退回去,他有些惊讶的挑了下眉,又试着划了下,船依然没有向前,倒是左右晃了下有少量的水漫了进来,衣物都因此有些潮湿。没有再胡乱动作,他低垂下眼帘迅速思考起对策,当他再次试划的时候船终于听话的按着他想要的方式行进着。Yugi配合着他荡浆,得当的节奏让小船稳稳当当的飘在湖面上。

他突然便心血来潮的唱起歌,yugi的声音有些稚嫩,歌词内容唱得就是普通的渔家生活,虽然艰辛但也不失快乐。尼罗河埃及人民生命发源的地方,永不停息的母亲河给予了他们肥沃的土壤,清凉的河水会洗去他们一身的疲惫,也会带走他们心里的苦闷。Yami盯着湖面出神思绪随着歌声去了远方,愣了半晌才说,“真好听啊。”这时Yugi的脸有些泛红但已分不清是日光晒的还是由于害羞造成的。

船顺着纸莎草生长的地方慢慢划行又回到了岸边,少年们的皮肤都被灼热的日光晒出了鲜红的斑,但这并不能影响他们的玩心。贵族少年折断了一根较为粗硬的芦苇在河沙地上写写画画。yugi很是羡慕的看着他书写,尽管知道这是文字,他却一个字都不认识。穷人的孩子目不识丁,识字是官员和贵族的孩子才有的权利。

他当然注意到了对方好奇又渴慕的眼神,于是Yami晃了晃手中的芦苇“想学吗。”

“真的可以吗?”Yugi小心的问。

Yami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径直走过来握住他的手教他写字,他的手十分温暖,手心还有些微微的湿润。yugi有点怔愣手就任由着对方摆布,很快地上便出现了几个图案,那个人的动作就此停了下来,他的声音就近在咫尺,但手却松开了“这是你的名字,你自己试试看吧。”

Yugi有样学样的照着图案画了好几遍,样子有些笨拙,即便犯了错误也不恼只是认真的描绘着。那个人在边上抱着手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嘴角不自知的勾起了弧度。

欢乐的时光是总是那么转瞬即逝。天色渐渐暗下来,视线范围变窄。终于到了不得不分别的时候。Yugi把捕到的两条鱼包好交与了侍卫,少年朝他点点头转身便登上刚牵来的马动身回程。他站在原地挥着手向他们道别,因为月光下能见度很低,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愈来愈模糊,最终完全隐匿于月色里。

*

自此之后少年还是会时不时的跑到集市上,身上的着装是普通平民穿的衣服不显招摇。他会装作yugi的兄长来帮他叫卖鱼,有时甚至会陪着他一起下到河里拉网捕鱼。两个少年友谊逐渐升温他们交换着各自的见闻。Yami教会了yugi许许多多知识,而他自己也从yugi那了解到自己平常接触不到的东西。慢慢的就算少年不在场yugi也能处理好自己的货物,他能感受到其中有什么在改变着,他似乎拥有了名为自信的东西。

TBC

第九章请戳

评论(6)
热度(17)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