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YGO/暗表相关)尼罗河往事7

终于用上了早就写好的东西,我果然是喜欢写这个的嘻嘻。

这章写起来意外的顺畅。不出意外这篇文的文风就基本保持都是这个调调了。白描手法还是挺有意思的。

而且这次解锁了一个新人物。

那么请继续和aibo一起去旅游。

没什么人看就还是得写系列,龟速更新。原定十章完结现在看起来好像不大可能 。

第六章请戳

+

Seven

最残忍时间它会带走你的一生所爱,它将无声无息淹没所有的一切,让这些都变为历史。斗转星移后,当知道事实的人都故去,没有人会再知道那些当年的故事。后来人所能还原的仅是真相的冰山一角。这些又是真实的吗?没有人敢确定。

*

这座神庙并不如他想象中来的闷热,阴暗的内殿显然比外面清凉不少,通道里的光线并不是特别好仅有廊上特意凿空透进来的光照明但却足以能看清里面的结构。撑起庙宇框架的石柱由古埃及匠人精雕细琢刻满了繁复花纹,而柱身最顶部的装饰便是最常见的莲花的图案。因为近距离的观看游戏发现顶部的壁画还有没有完全褪却的色彩,这里石壁上刻画故事的方式一如他梦中所见,人物极少出现正面雕刻,均是侧身像。古埃及的能工巧匠凭借着他们卓越的艺术天分和精湛的雕刻把所有的一切都描绘的栩栩如生。

游戏情不自禁动手摸了摸凹凸不平的石柱,有些粗粝的质感便从指尖传来,有种微妙又奇特的感觉自他心底里升起。有一种他这是在触摸到了千年的埃及的错觉。他继续往神庙深处行进中,慢慢才注意到这里并非只有自然光线,沿途地面上其实都藏有暗灯,在柔和的灯光的烘托下千年的神殿更有气氛也更利于拍照。游戏拿着相机四处转了一圈,用镜头寻找着最佳的位置,最终他站定在一处壁画破损较少的角落,他倚着石柱高高的抬起手,咔嚓咔嚓的拍了许多张。由于是自己一个人旅行,顶多也就是能好拍半身照,要拍全身照在没有外人帮助下是比较困难。但是这里好像只有他一个游客啊。

“啊还真是少见呢,很少有客人会这样驻足那么久。”忽地后方似有声轻笑传来,后方阴影里慢慢走出一个曼丽的女子,她身着长裙散着黑发的模样就像从壁画上出来一般。

游戏此时此刻心里有些发毛,下意识的便把背包换到了身前往后退,身体都抵到墙壁上。走近的女子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笑容,待她看清游戏的样貌时候微微的愣住了,“啊这还真是……”话到这里就截然而止并没有接续下去,她顿了一下微微欠身,“尊贵的客人很荣幸您能来到这里。我是这里的向导伊西丝·伊修达尔。”

“诶???”游戏呆呆的望着她,捂着包的手松开了,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女子并没有介意他的行为,嘴角依旧带着微笑,“那么就由我向您讲解吧。这里是一位王的神殿,但是这位王的名字却是一个谜,这位王的生平也不能在现存文献中找到,关于他的记载都被人为抹去了……”游戏迅速在大脑中搜罗起他了解的关于古埃及的资料,却对这位无名的王没有任何印象。于是他在想这是不是就是那种所谓的旅游噱头,但他没有打断女子的话只是静静看着壁画,听她在身边叙述。“当然王的陵墓从来都没有被人发现过……”女子的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暧昧。

这里的壁雕大部分都保存的十分完好,但凡是涉及到无名的法老出现的部分便开始出现被破坏的痕迹,刻画他样貌的壁画均被凿去半个头。有关他的故事大都是支离破碎的,人们只能从这些仅剩的残破记载中,去猜测这位王的一切。

*

女子在前面一处壁画前停了下来,游戏也跟着放缓了脚步略作停顿。“您看这里记载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呢。”她伸出手臂侧身指着她说的内容想展示给游戏看。

壁画上是尼罗河上行驶的是一艘看起来很豪华的船,一位周身佩戴金饰的少年王者立于最高处眺望着河流,同样的他的面容亦被凿去了成谜。下一幅壁画描画的是一个婢女模样的人呈跪坐姿势望着河面掩面哭泣,然后王向她伸出了手。游戏愣愣的的望着这幅图出神,他总觉得这个身影有些眼熟的既视感。“侍女的绿松石的耳环掉入尼罗河中找不到,王听到她的哭泣声便安慰她,送予了她新的首饰……”这个故事最后一幅图便如向导介绍的那般,王赏赐了婢女财物,她恭敬的匍匐于地上接受眼里充满感激的笑意。

是个圆满的故事结局很不错。只是传说中的法老不都是该是那样充满威严,神情肃穆的样子吗?他眼中的法老都是那种高高在上,然后会对犯错的奴隶毫不留情给予惩罚,而这位王却和他想象中的有些相去甚远。“这个王意外的亲切啊。”游戏听完发出了感叹。女子点点头没有答话,面上的笑容却更深了她带着客人继续往前浏览。再接下来的画面都在描绘同一主题那便是尼罗河。但这其中却有一幅图很是独特,游戏盯着它看的有些入迷,不愿挪动脚步离开这个地方。它描绘的画面是两个少年泛舟于尼罗河拥抱着芦苇,旁边运用了有大段的象形文字陈述这个故事,但是很遗憾的是他们俩的面容都被破坏了,但仍不失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场景。

女子的声音继续在这空旷的地方响起,“这个神殿其实是法老为了纪念他的珍宝而建造的,但谁也不知道他的珍宝是什么。这里的这首诗看样子是王写的或者是别人写的像是为了纪念一个人。但这究竟是给谁的呢?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女子缓而富有韵律的念出了上面记载的句子。这首诗整体基调都很哀伤,这位少年王就像是看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一样。

游戏失神落魄沉浸其间久久不能自拔。已经过了几近两千年,王想留下纪念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或许现在已经没有人再知晓。

停留在这的时间所剩无几,向导提醒他快些离开,他才慢慢从中缓过神来。游戏走出神殿时,岛上适时的刮起风,风声那么凄厉经久不绝就好像是有人再为那位王哀嚎叹息。至于那些哭声下伴随的低语内容是什么,没有人能够辨认得出。

他是最后一位返船游客,待他登上甲板后,游轮便重新开始起航驶离了小岛。

*

游戏于轮船二楼吹着河风远眺,他低垂着眼帘,样子有些怅然若失,显然还在回想先前神庙里的事。忽然起了风浪,船体有些颠簸二层的甲板实在是不太容易站稳,他不得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游戏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动也不动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便很快的睡了过去,但他悠闲的午觉才不久便被打断了,外面杂乱的脚步声把他吵醒。

游轮暂时靠岸,这里似乎有一处更大的神庙颇为著名。这里记载的都是神话故事——神与人,人与神。游戏随着大流草草浏览完便走出来与门口的雕塑合影留念。虽然比上一个神庙规模更大,视觉冲击更壮观但是游戏总觉得这里没有那个小小的神庙那般直击心灵。

这里毗邻着当地人的村落,因此村民会带着小饰品和自己做的食物来就地贩卖。只是价格就不敢恭维了。他们经常会坐地起价专坑游客。这些常识游戏都事先从网上了解过的。但当他看到有村民荡着小船载游客去河里观赏沿岸风光时,还是忍不住跃跃欲试的央求人去河里的时候捎上他。其实这种小船航行的路线一般都很短,不过是顺着沿岸绕了那么几圈很快行程便结束了。可是这种荡舟的感觉不同于坐游轮,就像他无数次幻想中的那样,岸边杂草芦苇丛生的风景向他徐徐展开是那么令人心神荡漾。那首歌那样模糊的意境又在他心里荡开来。

尼罗河的日落风光与白天截然不同,天水相接色彩十分独特。返回游轮的时候已然是用餐时间,游戏眼里欣赏着尼罗河美景口里享用着可口美食。稍晚时游戏把他今天所拍照片都上全传到了blog里,但游轮上网络不是很稳定照片他弄了好半天才布置好。然后他在聊天室里打了声招呼,却发现那个人不在线没有应他,于是他便打算早些入睡。船上的行程需要早起,太贪玩的话明天会起床困难。

夜深了,他的blog里照片下友人的评论却逐渐热闹起来,他们都没有去过埃及,在游戏的镜头下这个古老的国度吸引着他们。但有一条评论在其中特别显眼耐人寻味,那是一首诗,或许就是今夜会出现在他梦里那首。

“让尼罗河畔的风沙把我淹没,
 这有我们尸骨砌成的王陵。

 让故土金色的热浪把我卷走,
 这有我们血泪谱成的挽歌。

 让我在落日余晖里怀念我的友人。
 亲爱的朋友我即将踏上新的征程,纵使我的双手所到之处被血污所染。

 让我在清晨河岸边高唱别离之歌。
 亲爱的朋友我终将返回命运之地,纵使我的双目所及之处尸横遍野。

 沙漠雨里只留啜泣声,我记得母亲河里轻轻泛起的小舟,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
 ——陪着星辰一齐慢慢陨落吧我的挚友。

 沙漠风中只有哀鸣声,我记得集市上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没有人记得我的过往。
 ——陪着大地一同静静睡去吧我的挚友。”

TBC

第八章请戳

评论(6)
热度(23)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