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YGO/暗表相关)尼罗河往事6

终于更新了。连续那么多天睡那么少真怕猝死。

浑浑噩噩中写出来的,啊我在写什么简直看不下去。【嫌弃呕

有时间再改描写吧。

喜欢这样搞事情的王。就这样写了。

下一章可以加自己喜欢东西了。

坚持更新很困难,没人看也要写系列。

第五章请戳

Six

请不要对无趣的生活保持沉默,一旦越过这片荒漠,便能遇到前路甘甜的清泉。
亦不要停滞在此等待死亡,一旦翻过这带山谷,便能抵达午夜心中渴望之地。
请挣脱桎梏吧,愿你的身躯能永恒停留在那理想的家园中。
请挣脱锁链吧,愿你的灵魂能永远栖息于那富饶的土地上。

王都底比斯的清晨从来都不会太过寂静。这里永远有着络绎不绝的人群,他们于露天市场中穿梭换取着各自所需的货物。人多的地方各种利益关系的碰撞自是必不可少。在这热闹非凡的地方它更是每天都将准时上演,从来都不会缺席。精明的商人们都在暗暗盘算较量着该如何运作才能获利。

Yugi自然也是其中奔波不息的一员。过不久就要进入尼罗河的泛滥期。要想鱼还能卖上好价钱,也只有趁着这段时间辛苦一阵。

但买卖却并不好做。

他明明有着集市上最新鲜的鱼,却一条不少的码放在箩筐里兜售不出。Yugi一开始也想过是不是自己的方式有问题。他也去尽力争取过,只是他卖力的吆喝声始终干巴巴的也没有任何新意,每次很快都会被旁边摊贩的声音给压下去。好不容易有那么一两个客人听见他的叫卖愿意驻足那么一小会儿,却也不由他解释即刻又会被旁边此起彼伏的招揽给吸引走。

生意场上历来都是弱肉强食,性格怯弱不喜争斗的他,在这充满纷争之地不占丝毫优势。商贩们向来不会同情比自己弱小的对手,反而会窃喜他这么善良单纯的傻傻把商机让给旁人。

Yugi又被挤到了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里,他缩成一团耷拉着脑袋傻傻的盯着自己的鱼。但只是这样看着它们也不会变少啊。换个地方会不会稍微好一点?然而这样自我安慰根本就没什么用。因为都无需环顾自周便知道拥挤的市场不会有容纳他的一席之地。
窘迫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都没有改变。他在腿间的头埋得更低了。

今天他照例又从王宫里悄溜了出来。可遗憾的是眼尖的侍卫有了一次经验之后很快便能发现他的异动。但发誓对他忠诚的护卫既不会惊动王城的军队也不会对他做法加以阻止,仅是默默跟在自己身后,他倒也默许了侍卫的此番行为。毕竟这是少数敢僭越能同他说上话的人。

王宫中虽由数不清的珍馐异宝点缀的精美无比,但却牵动不了王子的心。无论是多么华贵的奇珍都无法让他从内心喜悦。这片大地上唯一主宰者的继承人从小就在过度保护中成长,他内心早已厌倦了一成不变的枯燥生活。

外面的世界有太多他想要迫切了解的东西。不单单是靠别人转述得到,他想要用自己的双眼去见证普通民众的生活。该如何治理这个国家这个问题该由此去自我思考。

他尤其喜欢坐在石阶上边沐浴着阳光边观察着市集上纷沓而至的芸芸众生。

“Mahad我感觉现在我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少年阖上了眼帘,想透过听觉来感受下这里的氛围。虽然很是喧哗,亦不似王宫那样一切井井有序,但却更充满生活味。在这里他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不是作为在地上神的代言人,而是单单作为一个人活着。

侍卫默默的立在旁边也不去叨扰他,但心里却喜忧参半。开心的是他记得王子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坦露过内心的感受。但本来像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本该和伙伴们一起嬉闹玩耍,可王子接触不到这些,他每天思考的都是关于整个埃及的大小事宜。王家的教育使他比起同龄人过为成熟,尚年少的主人举止里俨然有了王者的风范,眼神也愈来愈冰冷锐利。

果不其然少年很快睁开眼,又恢复了先前有些冷漠的样子继续睥睨着下方的一切,然后望着望着视线统统就都集中于一处,兀地目光就缓和了一下,似是泛起了点点波澜。

转换地点的想法不太现实,yugi苦苦思索着边咬着自己的手指,边翻弄着鱼。在他的眼睛余光中扫过身旁一角时瞥见了有雪白的细亚麻布织物晃过。接着便很快听到一个不太可能再出现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以后你的鱼都卖给我吧。你这样是卖不出去的。”闻言,他扬起头却正好对上和他相似的面孔波澜不惊的开口,“做生意像你这样温柔可不好。”

眼看着护卫走到跟前就要把他的鱼一筐鱼搬走了,yugi有些着急的扑了过去奋力把鱼护到了身下,语气坚定的不肯让步,“谢谢你Yami。但这次我想靠自己的努力。”

少年愣了下,颦眉充满不解的盯着他和那筐鱼,“你这样可不行啊。”尾音似有些无奈,他微沉着头思索了一番,“那我来帮你想办法吧。”说着他动手迅速除下了佩戴的金饰交给侍卫,再交代他取来一罐子水和一小袋土。Yugi呆呆的看着对他的行为产生了诸多疑问,“这是要做什么啊?”

Yami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他看下去便好,只见他突然用力撕拉自己身上的衣物,轻薄的织物很快便承受不住有了裂口。接着少年又取用了一部分水和泥土混合在一起搅拌,然后两只手都沾上了湿泥就往自己身上抹,雪白的料子立刻变得斑驳不堪,他不忘连脸上都抹了点泥。

过了一会儿泥印便都干了,贵族少年此刻看起来浑身都破破烂烂的似乎常在田间劳作的他并无多大差别。他手上动作不停继续把剩下的水全倾倒在了箩筐里,鱼身浸满了水湿淋淋的看起来就像刚被捞上来一样。

接着他示意侍从离他们俩距离稍微远一些,放声大喊,“都快来看看这里有最新鲜的鱼。”很快便有顾客被吆喝声吸引了过来,他打量着满身泥泞的两个少年,语调里满是不信任,“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Yugi听到这句话后有些不知所措的垂下头,但Yami的目光却异常镇定没有一丝破绽,他立刻随手抄起一条鱼迎上去递给客人,“这是我和弟弟才刚刚运过来废了好大的劲,您看看上面的水珠都没干。”

顾客随即摸了摸手感像是那么回事,交易很快便定了下来。

一单贸易成功后接下来便变得顺风顺水,接二连三的又有人过来询问,在少年的怂恿yugi也很快就适应了,他很自然的入戏。

临时的搭档就这样形成了,一个负责吆喝一个负责验收货物。Yami凭着他不得了的口才,把他本来打算贱卖鱼的局面给彻底扭转了,鱼立即售之一空,yugi赚的满满当当的。

这完全超过了他的预期。小箩筐都快堆不下换来的货物,yugi眼里抑制不住的酸胀似有热泪要夺眶而出,“你好厉害啊,我真不知道如何报答你。”

“那就拜托伙伴以后给我留两条新鲜的。”Yami冲他眨了眨眼睛这样要求他,这样的称谓就像是这个临时组合还没有拆伙。他当然不会吃亏,这鱼本来也不赖,上次他心血来潮把鱼带回去后,自己特意留了一条尝了下,味道很鲜。

时候尚早气温还不是很高,应该还没到中午,Yugi收拾完毕便把箩筐顶在头上准备往回走。

“那么快就要走了吗?”少年脸上总是一副漠然的看不出是什么表情的表情,他侧目望着yugi发问。

“恩因为鱼都卖完了嘛。”他笑答。
“那我是不是和你一起去可以挑两头新鲜的?”那个人试探性的问。

yugi惊讶的望着他,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这时侍卫嘴角动了下欲言又止,他在等待着主人的答复。

少年又蹙起眉,嘴角才刚浮现的笑意又消失无踪。他心里也明白自己这样偷溜出来要是被发现宫里肯定会乱作一团,但是他现在暂时还不想回到那个乏味的地方。

“那就Mahad也一起去好了。”yugi想了想把自己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其实多一个人也无所谓,况且今天收获颇丰呢,他能感觉到头上沉甸甸的分量。

侍卫看到主人微微颔首表赞同对方的话。于是他放弃劝说最终妥协了,“是。”

达到目的两个少年相视一笑。

TBC

第七章请戳

评论(2)
热度(19)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