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YGO/暗表相关)尼罗河往事5

第四章请戳

手上的存货到这就没了。后面更新就会慢下来。待我慢慢码字。连续睡不着真是脑壳疼。

说起来这篇文原来的题目是埃及之旅。就是要表达我到现在还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成埃及的怨念啊。

那么接下来和aibo一起去旅游吧。【误】坚持更新并不难,求督促,求评论,没啥人看就是要写系列。

+

Five

人若要脱离自己所熟识的领地前往陌生的远方,其内心一定是动荡不安的。我们无从知晓远方经历过怎样的过往亦或是包含着怎样复杂的人际关系。重新来过十分困难。在其间又可能遭遇错觉迷失方向。这并不是偶然发生这是注定要成为现实的事。表面上毫无关联的东西实际存在共通之处。此刻只需注意那存于平凡间的微小细节。时间会给你答案。



终于要踏上梦境中造访了无数次的土地,游戏兴奋的难以入眠。遮光板半掩着,他把脸贴在机窗从高空俯瞰下方灯火辉煌的城市,迷离扑朔的光源离他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下零星的模糊夜景。

此刻他已明白自己已然离开了生活多年的童实野市。

这是腼腆的他第一次独自踏出远门。早晨爷爷和妈妈的叮嘱还清楚的在脑海里回荡。他不久前才和妈妈提起要去埃及的事。妈妈十分了解游戏是个意外纯粹的孩子,他一旦决定一件事便一定会去实现它。因此她并未对这个决定感到惊讶,相反平静的嘱咐他行李箱中还应添上何物。

游戏之后也很自然的向另一个他诉说了他的计划。他们自打上次的交流之后他们的关系突然变得要好,宛如交往多年的老友。基于那个人与自己基本相近的兴趣爱好,游戏凭借此猜想着另一个他的生活经历。那个人平时言辞中透露出来的星星点点信息让他觉得对方应该到过许多地方亲历过许多事。他很自然的咨询了那个人关于旅行的各种事由。

荧幕上闪烁的却依旧是先前的记录,那个人似是沉默了很久才回复他。

「抱歉,我不能给你建议。我不能时常去别的地方。更没看过这个世界的风景。」

这人居然和他想象中不同,游戏陡然间间愣住了,他盯着屏幕好一会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鼓励那个人。过了好久他才把手放在键盘上像是下定了决心般一鼓作气的打出了一连串字。

「没事的,我会拍好多照片传给你,就像我们两个人一起去一样。」

「谢谢你伙伴。」

这是最后一条通信,他们两个人都彼此心照不宣的没有再继续讨论下去而是暗自策划着各自的小秘密。


机舱里的光线忽的柔和亮了起来。这时游戏脑海中关于古埃及的各种不着边际的幻想愈演愈烈,一旁的空乘人员小心翼翼的将一份热乎乎的食物放到游戏面前他才从激烈的想象中撤出。游戏的胃里现已空空如也,他双手合十露出了感激的笑容,顺便接过了饮料,“谢谢你。”

游戏迅速的吃完了晚餐把垃圾都收拾到了一侧,乐呵呵的把小桌板大部分面积空了出来拿出了他的旅游指南对着地图上勾画出来的路线图又重新确认了一遍又一遍。

一幅又一幅的摄影插图似乎将那片神秘之地的美好全部展现了出来。



地面的温度并不如机舱里那般柔和,来自古老大地的热浪从四面八方袭来将他紧紧包裹。游戏顷刻间便被闷出了一头热汗,回到候机大厅里的时候立马就明智的选择把外套脱了。他抬头看了一眼标识英文让一瞬间有点头痛,推着自己的小旅行箱跟随着前方的人流向外走。

形形色色的旅人中他只是非常不起眼的那一个。埃及的天空由一角到豁然开朗。明明从未到达过的地方却让他如此怀念。

他凭着传单顺利找到了下榻酒店的车。奢华的设施让他倍感舒适,旅途带来的困顿让游戏整个人瘫在了柔软的床铺上。意识再次苏醒时埃及已然沉入夜色中了。

旅途由此真正开始。

人们对埃及当然有必不可少的关于法老的传说,然后就是巍峨的金字塔与广袤的沙漠。无论如何埃及都是吸引人的神秘之地。它也同样游戏不停追求的梦中故乡。

第一站便是尼罗河了。

古老的河流讲述着的它的故事夕阳下的河面波光粼粼就好像加了个奇特的滤镜。游戏第一次能如此近距离的拥抱自己的梦,他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洗涤。不管是岸边的景物还是河流本身都对他有着极大的诱惑,他挪不开自己的目光,手上也一刻不停的摁着快门。沙漠与河流交织在一起的奇景他也只有在这里见过,但是他却说不清的自己内心那种莫名涌起的情愫是什么。很亲切很怀念。

“咚——”船体突然剧烈的晃动了一下,还在甲板上的游戏一个趔趄后迅速死死抓住了身前的护栏。“好险啊,还好我把相机挂在脖子上了。”他喃喃自语着,慢慢的保持住了身体的平衡。这时他很想学电影里一样打开双手大喊我是世界之王,但也只停留在想想而已。他只敢趴在栏杆上露出了自己的脑袋,眺望着远方,石头上长芦苇的景象看几遍都不觉得腻。小贩们的小船从游船经过,游戏努力的挥着手和他们打招呼。

他说,你好啊,来自尼罗河的礼物。

游戏选的房间位于游轮二层,视野开阔。虽然偶有恼人的颠簸,但却并不影响游戏的心情。他躺在游轮的床上,一张一张的拣选着自己今天所拍的照片。照片里的游戏头上盖着埃及的丝巾似乎也有了一丝丝异国的风光。

[这样看起来还挺适合你的啊,伙伴。]那个人打趣道。

游戏有些愕然,不知道该不该接受,半天才憋出一句。[还好啦。]他不好意思说这其实只是天气太热,他心血来潮随便盖在头上的,也不知防不防晒,反正他的脸还是火辣辣的疼。他挠了一下脸准备找下一个话题,手机屏幕上却显示一张照片已经加载完毕。

夜色下水面十分平静,岸边各色的灯光在河水上交汇着有些虚幻,宛如一个绮丽梦境。游戏不明白这是何意,但他内心却在此刻浮现出一个答案。

——尼罗河。

对方没有解决他的疑惑就没了音信,游戏也因困意来袭放下了手机。明明只是睡在游轮的床上,他却觉得自己像是驾着一叶小舟独自驶入这古老的流域,他甚至能嗅到河水带过来的有些腥味的风。

现在他将随着尼罗河一同静静的睡去。


清晨的阳光并不那么刺眼,眼前的饭菜也还算可口。待游戏放下餐具兴冲冲的外出时,甲板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游戏只能侧过身望了望远处,发现船体正在逐步靠拢一个小岛。码头上的工作人员已经先一步过来把船往码头上拉,待船停稳后,大家都忙着登岛去了,游戏自然也不甘落后随着人流往前走。

岛上的景物有些杂乱,乱石堆里簇拥着大片大片不知名的花,在湛蓝的天空衬托下显得十分绚烂夺目,但这并不是岛上的主要卖点。这里矗立着一座不大的神庙,它与旁边的格局完全不同。庙宇修缮的十分规整,且整体保存的较完好。

仅仅是置身在这建筑物前游戏便按捺不住自己的欣喜。他立刻拿出跨在颈上的相机为古老的庙宇拍了全方位多角度的特写。他们是第一批造访这里的客人,可以尽情享受旅行拍照的乐趣,完全不用担心被庞大的客流量影响游玩的心情。

七月的阳光并不饶人,气温蹿升的很快,游戏很快就感觉到热了,岛上除了神庙就几乎没有遮挡物。尽管游轮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还剩下不少,但大部分旅客却无法忍受毒辣阳光选择了返回到船上,就连码头边的小贩都撑起了阳伞躲到了阴影下。刚才还有些热闹的小岛,立马就冷清了不少。他抹了把额头上渗出来的汗,把头巾裹得更紧了些只身踏进了神殿。

TBC

第六章请戳

评论(7)
热度(14)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