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YGO/暗表相关)尼罗河往事4

第三章请戳

啊突然想起以前起的一个标题比现在还土,叫啥埃及之旅=-=。真是够了。

啊我是喜欢写古代线部分啊虽然要看一堆纪录片啧啧。

唔手上存货差不多完了令人窒息要爆肝了。求督促。求评论。文里有不少线索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能找到唉。

没啥人看也要写系列。

+

Four

记忆中故乡的模样似乎总是模糊不清,无论再如何努力都无法回到当初那个时刻。你只能在其间寻得一星半点的回味。人的初遇,初识,都只在一瞬间发生,无可避免,无从后悔。

尼罗河埃及人的生命之河。整个王国都是围绕尼罗河在发展,甘甜的河水哺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埃及人。他们离不开尼罗河宛如襁褓中的婴儿离不开母亲的乳汁。

Yugi的家就坐落于尼罗河岸边。他自小就在这里生长,他熟悉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两岸的芦苇,河里的鱼都是他幼时的玩伴。他可以每天都躺在河岸鲜嫩的杂草里接受太阳神的馈赠的礼物。

新的一天即将来临,早起的yugi往快要见底的水缸里灌满了清澈的水,这是一家人一天的生活用水。做完这些的yugi并没有休息,他要带着父亲忙活半夜捕回来的鱼赶去集市上换取其他生活用品。路途遥远,为了在市集上占个有利的位置,他必须现在就出发。头顶着一箩筐的鱼沉沉的重量对于yugi瘦小的身体来说或许有些负担过大,但他还是尽量维持着自己身体的平衡让头上箩筐里的鱼不至于倾倒出来。

拉神的福泽从天空中降下来,百门之都底比斯在清晨中苏醒。市集上已经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货物,遍地都是叫卖的商人。虽然一步也不敢停歇Yugi还是来晚了,他现在只能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来放置他的货物。

和周围有说有笑的体面商贩不同,yugi和他的鱼艰难夹在两辆马车的中间,他蜷缩着身体蹲坐在地上,咬了一口从家里带来的简陋面包,一只手驱赶着冲鱼腥味而来的蝇类。家里的瓦罐破了,家人也没有像样的衣服,yugi必须靠手里的鱼去换取这些必需品,这些鱼就是他的全部指望。

正午时分,地面被阳光烤得滚烫。汗流浃背的yugi把货物转移到一个更为偏僻阴凉角落。他选择和他的鱼共同栖身在高大的城门下。别的商贩都赚的满载而归,yugi鱼却一条也没有售出。人来人往的市集上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小的人也在兜售他的货物。他的嗓音不如别人响亮也怕别人把他轰走他只好窘迫的在原地等待,期望能有主顾能尽早发现他的存在。

过了好久他的状况也没得到好转,这里实在太不起眼了,前面的商贩把他挡的严严实实。yugi只好把视线从他的鱼身上转走,他抬头太阳的光芒刺的他有些睁不开眼,他只能眯着眼看。

他很快便注意到不远处的石阶上坐着一个人。看打扮那人应该是贵族少年,他身上衣服的料子都是雪白的细亚麻布,身上佩戴的金饰在闪闪发亮让他似乎整个人都融入了光芒中。他与贫穷的自己不同不用辛苦劳作便能衣食无忧。想到这yugi低下头认命的叹了口气,他觉得现在不是该羡慕别人的时候,自己当下还是该专心的卖鱼。

集市上的人流量在慢慢减少,太阳已经逐渐往西去了。yugi发愁的盯着自己一条不少的鱼,他只能赶快收摊把鱼拉回去腌制一番,明天在起早拿来卖。这时人群中突然窜出一个人把他收进筐里的鱼踢的到处都是,yugi不想惹事打算自己收拾破摊子就好。但他看清了对方握着手里的金饰,不知哪来的勇气便捉住了对方的手,“请等一下,这个不是你的吧。”

对方本来有些心虚的愣住了,到在打量了他一眼后便仗着自己的身型高大挺直了腰板,狠狠的推搡了他一把,“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管本大爷的事。”

对方魁梧的身材让yugi有些害怕,但他还是镇定的站着一步都没有往后挪动,他紧紧抓住了男人手里的金饰,“我明明看到这个东西的主人,它并不是你的。”

眼看人群都朝这里聚拢了过来,凶恶的男人恼羞成怒,沉沉的拳头一下一下的砸在他瘦弱的身板上。yugi不闪也不躲默默的承受这一切的暴力行径,他死死抱住了男人的手抢夺他手里的金饰,“我要把这个还回去。”yugi痛的呲牙咧嘴的就是不肯松手。

人越聚越多,在这样下去只怕会惊动王城里的军队,男人放弃了白来的财物又朝地上萎靡的人形踹了一脚后落荒而逃。

Yugi倒在地上很久都不能爬起来,浑身上下都剧烈疼痛,他把顺利夺回的金饰护在怀里傻傻的笑了,“太好了。”

从王宫里偷跑出来的他想尽办法才甩掉了身后的护卫。他不知怎的就自己一个人晃到了车水马龙的市集中。他不讨厌这些世俗的声音。他喜欢这种平和的氛围,喜欢这里充满的各种人的气味,这让他的心彻底平静了下来。

少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黄金打造的饰物,他细细抚摸着上面的纹理想要记住这块牌子上全部的细节。他前面的兄弟都在襁褓中就夭折了。因此他的母亲送予他的护身符,祈祷他能健康的成长。但是在那之后母亲便病逝了。他甚至记不清她的模样,只记得她是个喜欢笑的贤惠的女人。

作为之后唯一合法的继承人,他即将主宰着这个大地上的一切,他必须逼着自己钢硬起来。他没有再能依偎的对象也不能再对人撒娇,这块牌子就代表了他的过去。

是时候说再见了。这样想着便把手里的护身符用力的甩了出去。不远处的男子立马把金饰拾起然后迅速的跑开了。他也随之站了起来,被他甩掉的护卫终于追了上来,在确认了他的安全后恭敬的退到了一边。

贵族少年下了石阶身后的护卫紧随其后。平民们看到他的驾临纷纷退让到一旁谦卑的低下了头。似乎刚才的骚乱只是他的错觉。但他还是听到了背后民众的窃窃私语。

“那个孩子真可怜。为什么要这样拼命啊。真是奇怪的孩子。”

他并不能理解这字里行间的意义,少年不悦的蹙起了眉头,本来就难以接近的他这样就显得更加冷漠了。

陡然间感觉身体往后倾了一下,他转过身却只看到一只手满是污垢的手扯住了他的衣物。

“请等一下。”一个略矮小瘦弱的男孩抓住他的衣物不放慢慢从人群里挤了出来。

身旁的侍卫上前抽出了锋利的武器对准了这个不敬的身影,喝止道,“快退下!”

男孩毫不畏惧的抬起头看着他眼里闪过惊讶的神色,那时他也刚好低头对上了对方的目光同样的呆愣住了。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在对视。男孩率先从怔愣中回神把兜里揣的一团破布包裹的物品塞往他手里笑的天真无邪,“这个给你。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他又愣住了。看着男孩鼻青脸肿的样子,自己总算明白人们口中议论的焦点是谁了。

这时侍卫的武器已经快抵上男孩脆弱的咽喉再稍稍往前一些便能了结一条性命。他绝不容许尊贵的主人被这卑贱的平民所惊扰。

“住手。”少年出声终结了对男孩的威胁,他动手拆开了包裹的破布条便看到了被他丢弃之物,他不动声色把又布条重新缠绕上去,转身离去。护卫连忙跟了上去,没热闹凑的人群也逐渐散去。

Yugi停留在原地长长的抒了一口气之后回去角落里收拾他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货物。他揉了揉脸上的伤口,也擦了擦在眼眶里打转了半天的眼泪。今天一无所获呢。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愁眉苦脸时,一个熟悉又陌生声音把他拉回来了现实,“这个给你。”他的手里被塞入了先前他拼死送出的东西,还不等他发问对方又把他手里一箩筐的鱼夺走了交给了身后可靠的忠实护卫。

和他眉目相似的贵族少年站在他面前抱着手审视着他的目光明显没有先前那番锐利了,他嘴角甚至还有些许笑意。yugi盯着这张和自己相似到极致的脸对方身上的金饰似乎在嘲弄他的衣衫褴褛,他害羞的退了很多步深深的埋下了头。

少年用不似吩咐的语气嘱咐着他的护卫,“Mahad买下这框鱼,再给他干净的水和食物。”他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男孩的自尊心不受伤害。

侍卫点点头沉默的带走了鱼,之后便带着马车拉来满满的货物。yugi从未想象过他能一下拥有这么多东西,他差点兴奋的跳起来又怕扯到伤口。他不敢太贪心只是从其中选取了他应得的报酬。

“我不能要这么多,剩下这些还给你。非常谢谢你。”他伸出了自己的手,然后想了想又嫌不干净重新往身上整洁的地方抹了几下又伸出来,“很高兴认识你。我是yugi.”

“……”对方盯着他犹豫了下但还是握住了他的手,身旁的护卫有些不满的想要上前一步,他却摇了摇头。少年望着那双澄澈眼睛的主人眼神也柔和了起来,他歪了下头,“我才要谢谢你。我是yami。”

贵族少年吩咐人给他包扎了伤口还给了他干净的衣物,甚至提议用马车送他回来。但是被他给拒绝了。yugi执意走路回家,他没理由变得娇气,只是长得相似而已,他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明明可能不会再见面,他们还是互道了离别。

黑暗笼罩下的尼罗河的水汹涌的撞击着两岸。

Yugi躺在床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点点滴滴。也不知怎的他今天就头脑发热的冲了上去还好只是受了点皮肉之苦。

原以为贵族都是趾高气昂的,今天的少年却改变了他的想法。本来只是想想罢了,他还是忍不住的笑起来,扯的伤口有点撕裂的痛。

他是个善良的人。

他想,应该还能见到他吧,还能见到yami吧。

TBC

第五章请戳

评论(8)
热度(15)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