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我一点都不高冷。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cp。神田优第一本命。拉比第一男神。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拉神不拆谢谢!暗表不拆谢谢!

(YGO/暗表相关)尼罗河往事3

设定补充。

1-2章请戳

本文名字是随便取的,因为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名字。OTZ.

本文取用了部分史实。例如某些王的生平等等。

叙述方式可能有倒叙和插叙等但并不影响阅读。

基本上现实部分就以一个游记展开,古代线和现实线部分有呼应。

由于没有去过埃及路线或许有bug.

坚持爆肝更新并不难,求督促。


Three

梦中所见之物皆虚无缥缈但这不一定是臆想。或许在很久以前,在某个特殊的时期,大脑把这些重要的事物记录了下来,然后重新排列组合形成了你的独特的梦境。梦境来源于现实,或是梦境本就是现实。



睡眠时间是尤其重要的东西,身为高中生的游戏更是深谙这个道理。即使是艳阳高照他也不会去睁开眼睛同自己的假期过不去。放假的滋润日子就是要从睡觉开始。

闹钟按照设定好的时间在床头滴滴滴作响不停,游戏翻了个身不打算理会它。吵闹的声音似乎暂时消停了下去,随后又更加来势汹汹袭来。这次发声源不止一个。游戏没办法再置之不理,他艰难的爬起来摸索着床头柜把闹铃全部取消。

世界似乎在此刻完全清净了。

游戏的睡意已完全被打断了,他抬着头呆呆的看着天窗。好像外面的天气很不错的样子。阳光有点刺眼,但是并不惹人厌。

“游戏快起床,你就快迟到了。”

“爷爷我今天放假啦。”他懒洋洋的回应着,周身都被阳光温柔的轻柔的包裹着很舒服。



今天友人们似乎并没有特别的娱乐节目。虽然和大家在一起吵吵闹闹的度过一天挺不错,但他偶尔也会喜欢像这样一个人独处。

爷爷店里的生意不好不坏。在没有客人的情况下闲来无事的他通常会选择用看书来打发时光。

杂志上介绍的各具风情的人文地理令人神往。这期主题是古埃及人的文化和生活。木乃伊的制作方法,金字塔未解之谜,他一直都向往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尽管马上就能见到实物,但看到这些照片他还是雀跃不已。他一页一页的翻过好像能透过这些纸页凝视到三千年前的世界一般。

爷爷送来的午后茶点被晾在一边,游戏已然完全进入了自己的小世界。“爷爷你相信前世今生吗?”没由来的突然问出这样一句。

老人把客人挑剩的卡牌整齐的码好放入玻璃橱窗里,“看来游戏最近对古埃及的事很感兴趣啊。”

“是啊,我对那里总有熟悉的感觉呢。书上说这是一种既视感,所以说我前世到过古埃及呢。”男孩托着腮叉了一块蛋糕放在嘴里,甜味刚刚好,“说不定我前世就是古埃及的法老王。”他顽皮的挥了挥叉子做出一副要将人斩首的凶恶模样,但又很快笑起来破坏了气氛,他认为自己并不适合这个形象。

双六配合着对自己孙子开的玩笑思索了一番,“游戏是法老王啊。那游戏就有个了不得的称谓了,像著名的图塔卡蒙王一样,那游戏就是游戏王吧。”老人对自己这番言论赞同的点了点头。

“什么嘛。”游戏气鼓鼓的把蛋糕全塞进嘴里,他要是王肯定会有个更加威风的名字。



在迷迷糊糊中假期第一天就快混过去了。游戏这才想起自己还有重要的事忘了做,网路上的那个人说不定已经回复他了。

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电脑界面查看。果然有新的讯息而且是昨晚就已经收到了。他有点懊恼自己昨晚就那么傻乎乎的睡着也没等到最后。他立马就敲出了长长的一段讯息向对方致歉。

他们俩有时差吧,对方现在应该在做其他事或是睡觉吧,那肯定不会及时回复他了。一想到这些游戏就忍不住的惆怅,早知道昨晚就再撑一会儿好了指不定还能聊会儿天呢。游戏长叹了口气,手指却不认命的刷新着页面。

提示音来的很突然,游戏吓的愣了一下但还是战战兢兢的点开看了。对方邀请他进入聊天室,他当然是很乐意的接受了。

聊天室不大不小还是有十来个人,游戏发现在他们昵称前都有意味不明的前缀——法老,神官之类的。

「感到很奇怪吗。」昵称为法老王的人率先道出了他的疑问打破了僵局。

「没有啦。」他虚心的答道。

「其实这是一种语言游戏。」

对方从屏幕上消失了好一会儿都没下文让游戏等的有点急,他刚想发问时对方却抢先回复了他,

「抱歉刚刚有些私事耽误了。我是邀请你加入的人。」

「那我要怎么称呼你啊?法老王吗?」他问。

该说什么好呢真是机缘巧合吗,今天才刚和爷爷讨论了古埃及的事。马上又遇到了“法老王”?他这才意识到对方的blog名称正是法老王的英文单词,他竟被然一直忽视了这么重要的问题。真是哭笑不得。

「嗯,随便你吧。想怎么叫都行。」

游戏都不敢长时间思考聊天的内容怕让对方久等,那个人的打字速度快的惊人总是能秒回他。

「我想称呼你为另一个我,可以吗?」

「为什么?」

「因为我们长得很像啊。」城之内这些损友拍的照片都比较抱歉,他选了好半天才把一张比较满意的照片附带着发了过去。

荧幕上的内容很久都没有变动,对方似乎又因为其他事暂时离开了,游戏端坐在电脑面前死死的盯着液晶屏思量着自己用语是否有不恰当的地方,他小心翼翼的斟酌着,最终憋出了一句,「不行吗。对不起。」他正准备撤回自己的话,对方却又抢先一步回复他。

「是的真的很像啊,伙伴。」“法老王”也学着他顺带把自己的照片丢了过来算是默认这个昵称了。

少年处在阴影里仍旧穿着病服只露出了一个侧脸,但依稀可以辨认出脸上的表情是微笑。虽然是一样的渣画质但游戏还是默默地点了保存。

「另一个我真的和埃及画像一样只有侧身像。」

「算是吧。伙伴你那里不早了吧,早点休息吧。不然明天没有精神了。」

突如其来的关怀让游戏有些猝不及防。看来他对另一个他有些误解。他一直以为另一个他话不多应该是个蛮高冷的人。却不曾想到法老也有温柔的一面,现在看来刚刚那照片上似是而非的笑代表的才是真正的他。

游戏和另一个他道了晚安,在对方的催促下恋恋不舍的关闭了显示屏。躺在床上的时候游戏还在乐滋滋的回想今天的事。果然有时候一个人独处也不错。

但游戏不知道自己的囧照也被对方存了下来。他更不知道今天所有的聊天内容都是加密的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看到。所以他的一开始的担忧完全是不必要的,对方要是看不惯他早用权限把他踢走了。

世上的一切都是按照该有剧本在有条不紊的发生着。这意味着你不会错过不该错过的人。他们两人相遇了关于他们的新剧本便会开始重新谱写。前世与今生,梦境与现实,错综复杂的纠结在一起的命运。

TBC

第四章请戳

评论(4)
热度(17)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