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凉州好大雪。

最近新迷上克费!克罗里好棒!

一直忙成狗!更新看时间!

三国,动漫,单机游戏,文学。
拉神,暗表,马赵,鼬佐,密林父子,佩花,甘凌。
bodou小天使。aibo小天使。
拉神第一本命。
法老王大本命。
神经病晚期。
边缘人。
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拆cp!不接受!

图书馆奇缘 六

灵感君它死掉了。终于活着更新了狗血依旧,总算是有了一点小进展吧。


图书馆奇缘 六


盼望已久的暑假就快如期而至,拉比同学却没有预想中的那么高兴。他最近碰上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道谢的话,太张扬的话怕被讨厌,太内敛又会显得没有诚意。曾在心里考虑过千百种的方案都被他一一推翻。

在考试前夕那会儿神田同学依然一如既往的坚持去图书馆学习,可是很遗憾他们之间却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交流。某天拉比终于鼓起勇气露出一个自认为堪称完美的笑容主动和他打了次招呼。他记得那时候神田和平常有些不一样,他的头发是散着的发尾好像还有些湿。对方听到他那声“嗨”之后,先是愣了一下显得有些无措,然后又迅速吊起眼睛剜...

夜已沉,莲未开

开个短篇,补了一下以前开的坑很强硬的把它改成了HE,我想文艺一下但是好像不成功啊。


[夜已沉,莲未开]


自那以后,他每天都在问自己,这持续多久了?他一直维持着这样一副狼狈不堪的需要同情的样子。


按理说他应该是最容易重新振作的人。他曾天真的以为自己能轻易地收拾好心情,就像以往的任何一次一般笑的云淡风轻,无关痛痒,这明明是他最擅长的事。


但是这次偏偏不一样。


他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即使是用他高超的演技假装出笑容,他心里留下的巨大的空洞依然存在既不能被填平也不能被忽视。他骗不了自己,教团的同伴给他带来的情感震撼太大。尤其是关于那个人的...

图书馆奇缘 五

久违的更新了,依然是很欢乐的没脑子的。希望食用开心。差不多快完结了,完结了后大修一遍吧嘤嘤嘤。

图书馆奇缘 五

苦逼的大学生活是很艰辛的,有时候连吃个饭都成困难。这不刚一下课人们就急急忙忙一齐朝着食堂发起进攻。拉比刚刚忙完图书馆的登记事项估摸着自己还是能吃上饭的,但是当他看到食堂窗口前黑压压一片人头时还是忍不住汗颜了,他不是没埋怨过这破学校的食堂,饭菜又难吃人还特别多。但是没办法生活还得继续的。

“不好意思啊同学今天的菜没有了。”食堂大妈和蔼可亲的笑容让拉比一瞬间泄了气,经过大扫荡以后餐车里只剩一些冷掉的残羹剩菜。他灰溜溜的跑到一个小角落里准备订外卖犒劳自己,却意外发现自己零钱包里已经不剩多少钱了,...

小脑洞吐槽

一个小脑洞。拍第二季去摸勇哥哥和李娜丽他们身价涨了,导演请不起他们。就让他们就拍了几组镜头其余由替身补完,结果替身们都是网红马脸效果可磕碜了。导演说我没钱请你你几个凑合着露几个脸就行。第二季要用第一季的镜头导演没钱续费又让替身们补拍了一组镜头!结果由少量本尊们和替身们组成的去摸闪亮登场!可怜的导演请的都是整容山寨网红脸,效果你懂的。🙄🙄🙄🙄🙄

图书馆奇缘 四

我写的什么随意,真的没有逻辑,请不要较真。
不要打我。
霸气勇哥哥满分!

图书馆奇缘 四

图书馆一般都是小情侣勾肩搭背蹭空调的圣地,热爱学习的好同学在学校现在已经很少了。拉比深深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好同学。没人来办理借书手续他也落得清闲,总是利用职务之便偷偷溜进没人的犄角旮旯里看深奥晦涩的书,真的没什么人和他抢这些书,光是看这书的份量就有人该哀嚎了。

他今天没事又跑到了禁书室迅速的找到了自己以往的位置打算坐下却发现那里已经有主人了。黑发看上去光泽很好,改变了一如既往的高马尾只是随便往后拢了下头发,在微微昏暗的光线下的侧脸显得立体感十足,引得人想犯罪。但拉比没这心情,他在安抚自己受伤的心颤抖着一步一步的艰难挪...

图书馆奇缘 三

我没带脑子写的!纯属写着玩请不要打我!

图书馆奇缘 三

亚连打着上课的名义去和女朋友约会了。李娜丽是他们班的女神却被他搞到手了,让很多人都恨他恨的咬牙切齿,想把他拿去做成凉拌豆芽菜。

当他拉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一具死因不明的兔子尸体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他鞋都没来得及换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准备拯救他的战友。
“拉比拉比你别死啊!”亚连剧烈摇晃着他的肩膀神情严肃,“我错了我不该丢下你去约会的。是我欺骗了你。你别死啊!”

“哦……”兔子突然回魂炸尸了,他扭了个头一脸生无可恋状,“你变了。你抛弃了革命,抛弃了友谊!”拉比坐起来冲他拒绝的摇摇头,狠狠地叹了口气又用手捧着脸看不出什么表情,“是李娜丽吗。”

亚连好小孩一下被他...

图书馆奇缘 二

感觉我写的越来越傻。ˊ_>ˋ打我吧。

图书馆奇缘 二

今天没课而且是休息日,拉比乐颠颠的哼着小曲在宿舍里窝着上网过腐败的生活。舍友们都去苦逼的上课,这让他很满意,他想干嘛就干嘛,睡姿差一点也没关系,坐床上啃泡面也没人吐槽。先前冲好的泡面时间刚刚好,他准备揭开了盒盖大快朵颐时,手机却铃声大作。

他从床上摸索着抓起手机,摁下接听键倒在床上,语气不太友好,“喂,有什么事啊!我在吃饭啊!”

“拉比吗?”

这个声音说不上熟悉,但也绝对不陌生。这属于他每天夜里的噩梦,长发男的声音。拉比吓的立马弹坐起来,顿时脱口而出,“卧槽。”他换成双手握住手机,声音透着无奈,“怎么是你啊同学。今天我休息哦,不办公!”他特意强...

图书馆奇缘 一

大概就是短篇!我爱了很多年的本命。拉神王道!
肯定就是可怕的奇葩东西。
别拍我。以上。

图书馆奇缘

拉比最近很郁闷。

他刚来学校图书馆兼职不到两个月却总能接连不断的收到各种莫名其妙的投诉意见。尽管挑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小毛病,但不得不说那人言词犀利之余简直能看透他。这些信件,看那字形手笔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他想破头也不知道自己只是为混点零花钱补贴私用到底得罪谁了,对方会这样看不惯他天天给他写信。

同样让他郁闷的还有另一件事。每次到他值班的时间点他总能看到一个长发的男生气势汹汹的走过来把一挪书扔在他面前让他办理借出手续,他本想秉着微笑服务的态度办事,但在对方恶狠狠的冷面下他每天都能被吓的惊魂未定。

其实他对那...

光与暗(暗表相关)

我死了很久了。
大概是埃及风的诗,抽风写的,求不嫌弃。

大概就是孤独的王和平民aibo的相爱相知不,另一个坑的一点剧透啥的噗。
以上!



驱走黑暗的是光,
我眉头的阴霾却散不去。

驱走阴霾的是爱,
我心间的愁绪却散不去。

王宫巍峨的城门并不能阻挡你,来吧快经过我的身边吧,来挽住我冰冷的手。
今夜我是孤独的王子,我的肉体与埃及土地共存,献给我的无数贺礼不是我心中所愿。
——我的王我会捧着晨露而来,带来你的期望。

王城外英武的守卫并不能阻拦你,来吧快路过我的心房吧,来扣开紧闭的心门。
今日我是无上的法老,我的灵魂与埃及日月同辉,献给我的无数姑娘不是我心中所想,
——我的王我会踏着晚霞归去,带走你的忧伤。

(YGO/暗表相关)灵魂伴侣 四

噗我活着回来更新了,久违的更新。

好久没写希望不要有大的BUG.

另外文风不知又变成什么奇怪的感觉了,有点短小不要嫌弃。

尽量记起下次更新。

以上。

Part four

                                   ...

(YGO/暗表相关)灵魂伴侣 三 修改调整版

您的好友王样已上线。

我一开始写的那个鬼玩意根本没法看,所以我把它删了重新修改了,并增加了部分剧情。这章的王样我写的很纠结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表现,简直让我吐血,还好最终还是写出来了。

不要打我。以上。

——

Part three           (修改/增补部分剧情)

 

如果认定已经不会回来的人突然又出现了,真的可以毫不尴尬的笑着说欢迎回来吗?

若是无力改变现状,就只能墨守成规的欣然接受吗?

他无法回答这些。

本属于过去的人自作主张的回归或许会给现世的人造成困...

(意识流)里约热内卢爱情 二

大概是边缘人致郁向的故事。

——

Part two

 

人的一生会在不同地点辗转。与人初识,相知,直到分离在生命长河里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暂时落脚的城市有道不明的陌生,侯客室的人群来了又去,各自面色麻木,等待着旅程的开启。他护着自己的包里面装有少量现金,笔记本电脑,书。把装着换洗衣物的旅行箱放在座位下,然后把脸埋在腿间。

 

他看见大片的田地,葱绿的农作物结出了丰硕的果实。他顺着田埂走过去找下一只透红的番茄,轻咬一口,酸涩的感觉立刻充满整个口腔。这样的午后似乎并不遥远,这是属于他的秘密,无人知晓。

 

喂喂,快醒醒,快醒醒。这样持续的呼唤近在咫尺。...

(意识流)里约热内卢爱情 一

偶然间喜欢上的风格,很想尝试。

不要打我- -。

全程意识流,各种幻觉和现实混杂。

大概是边缘人致郁向的故事。

以上。

Part one

 

住在一家廉价旅馆里。卫生还算干净,有独立的卫生间,有老旧的电视,是刚刚粉刷过的墙壁,看起来舒适,两张窄小的床铺铺着白色的床单,被套整齐的叠放在一起。打开电视不断调换频道,异国的文字画面涌现,不熟悉的感觉使人不悦。起身去接水烧开来喝,把陶瓷制的杯子反复涮洗,丢进茶包,开始饮用。入睡前淋浴,用水洁净自己的身体,慢慢擦干后裹上浴巾,进入熟睡。极差的隔音设施可以清晰听到外面的喧闹,以及隔壁电视机里的声音传出的声音,于是把头买进被...

(YGO/暗表相关)灵魂伴侣 二

啊终于写完了= =这辈子没写过那么长的,简直要死了。王样的性格很难把握纠结死我了= =操蛋。我会努力的即使没人看。嗯哼。

——

Part two

 

看不清自己的人,同样看不清未来的路。

这是他面对那艰难的选择做出的回答。

 

直至身影完全融入那耀眼的光芒之前,他都在努力克制住自己的不舍。

正因为拥有一份比任何人都刚硬的勇气,他才能在别离之际,决定笑着说再见,才能在面对背后挽留声传来的时候,也只是露出片刻迟疑,然后竖起大拇指坚定地迈开步伐。

为了再次的相遇,为了他所爱的人们,更为了他许下的承诺,他不能退缩,更不能回头。

 ...

(YGO/暗表相关)灵魂伴侣 一

Part one

 

有些东西失去的越久,却能在记忆里愈发清晰。

他一直能梦到自己的十七岁,一直能梦到那古老的国度。

那像被火烤过的炙热大地发生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

那时的自己虽然已经不再懦弱,但也没有现在那么果断。那时候他正深深纠结并苦恼着一件事。

 

虽然听说了举行战斗的仪式的必要性,但是死地那么冰冷又寂寞的地方,他一点都不想让另一个他孤零零的前往。

虽然很好奇谁会成为另一个自己的对手,但那个人实力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没有人可以战胜强悍的法老。长时间的陪伴已经让他们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他始终没办法下决心送走自己的另一个灵魂。

他果然还是存有私心。另一...

(YGO/暗表相关)灵魂伴侣 零

写在最前面。
我现在还是有点不敢看最后的结局,记得小时候的自己连着看了两遍哭了两遍。
因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导致我充满了怨念= =。我就是想寄刀片给高桥啊啊啊啊。 
最近的重温让我脑补了接下来这个故事= =。

文风诡异有,慎入慎入。

 

Part zero

 

这世上很多事是我们无法提前遇见的。不同的机遇,还有其中许许多多的变数,都是我们无法掌握的。

 

即使是再富饶的土地终究也会在岁月的长河里消逝,让黄沙所淹没被人遗忘,无法再诉说它昔日的辉煌。

即使是再宏伟的奇观最终也会在时过境迁后破败,剩下的只是遗迹供人瞻仰,不会有...

221年,刘备称帝。马超于二年卒于阳平关,时年四十七。

 

夷陵一战以后蜀国疲敝,内忧外患,只得抓紧练兵,才可抵挡不断变换的局势。赵云时常亲自去阵前督查,也不辞辛劳,士兵哪不到位他都会出言点醒然后示范。若觉得真的乏了,便喝口水歇歇。

当他看见兵器架上的插着的长枪不知怎的就手痒,抽了下来,就旁若无人的舞弄起来。

引得周围一阵叫好。他蹙眉,便立刻停了下来,把枪交给副将,讪讪道“这算不了什么,比起斄乡侯差远了。”便不多做解释,信步到梨树下,看着压枝的白梨,不觉心头一涩。

今朝花虽谢二年会再发,人亡却不可复生。

 

 

马超自入蜀以来,虽受赏封,但因...

蜀道难。

蜀道难 by那年凉州好大雪

蜀道难,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题记

一世到头,争,争,争,谁又曾真正得到属于自己的半分。

老来凄凉,想找人说说话,却恍然惊觉只剩小辈,便无话可说。

昔日之友,都已悉数离去,那年音容成了祠里冰冷的塑像。

老了,老了,虽是久经沙场看惯了生死,可知晓情同手足的兄弟们一个个先他而去,他心里有怎是滋味呢。

多少,多少,多少前事涌上心头。

明明不是霜天,却为何寒风刺骨。

许是大限将至,昏睡的时日渐渐多起来。

多希望,多希望,一张开眼,发现这数十载不过是南柯一梦,自己仍是常山上那懵懂无知的山野孩提。

没有乱世,没有纷争,国泰民安。

然后,然后,重新遇见你们...

阳平忆。

阳平忆。

西凉风雪寒,忆西风,念故乡。阳平一忆,处处萧索。恚难平,银枪挑过,历城血色染。尸骨未寒,难心安。——题记

 

烧起来了。火光冲天,浓烟刺鼻。黑夜中有一双怨毒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为什么?”

为什么。这也是他想问自己的。

 

“咳咳咳咳……”一阵急促的咳喘,一股子甜腥味涌了上来,他猛然睁开眼,来不及起身便哇的呕出一口血来。

 

他坐起身拿开自己身上的纤纤玉臂,重新打量四周,烛台上的蜡烛流了一大片烛泪即将燃尽,光线不是太好。

 

那双眼睛消失了,刚才那是梦吗。

 

“咳咳咳咳……”又是一阵猝不及防的咳,他觉得有些...

重拾常山梦。

重拾常山梦。


几时痴狂,奈何遗忘。有一人,虽久不提,虽久不念,心却依存。你永不灭。


提到你,往往是说起你单骑救主的典故。谁会想到你的故乡呢?


常山子龙,常山子龙。虽知山在你前就有,但是无你,山也不再是那山了。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的温润,必是这故土长久滋养的结果。


生逢乱世,战火肆虐,人心叵测,百姓于水深火热中挣扎沉浮。你生长的地方也遭到战火波及,你痛心不已。你不忍看家乡遭涂炭,乡人成刍狗,义无反顾的只身投于乱世群雄中。


你天真的以为会寻得仁主,换来的却只有失望。关张的地位你比不得,人有桃园结义情,你有什...

© 那年凉州好大雪。 | Powered by LOFTER